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地形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名言警句 > 地形篇

地形篇

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凡此六者,非天之灾,将之过也。

语出《地形篇》。意谓:部队作战会出现“走”、“弛”、“陷”、“崩”、“乱”、“北”六种情况。这些情况,不是上天降下的灾难,而是将领自身的过错造成的。这里,孙武着重分析了人的主观因素在军事决策、战争胜负中的重要作用。

根据孙子自己的解释:“走”,指逃走、逃跑。敌我实力均等,却以一击十,“走”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弛”,指松弛、松懈。士卒强悍,将吏懦弱,则势必导致管理松懈“陷”,指陷没、陷落。将吏强悍,士卒懦弱而乏勇气,则势必陷没将吏。“崩”,指崩溃、溃败。偏将易怒,不服从指挥,遇敌怨愤,擅自出战,则极易导致部队溃败。“乱”,指混乱。将帅软弱,缺乏威严,管理、教育无方,军吏和士卒没有纪律约束,阵容不整,自然会管理混乱。“北”,指败北。将帅不能准确判断敌情,以寡击众,以弱击强,又没有精锐士卒做前锋,败北是正常的。具体说,“六败”“走”是由于敌情判断错误;“弛”和“陷”,是由于将士卒素质较差,影响战斗力的发挥;“崩”是由于上下将领之间不理解或存在矛盾,影响命令的执行;“乱”和“北”因为将帅自身的问题,或对部队平时失于管教,或对敌情判断失当,从而导致失败。综合看,“六败”是将领能力、人员素质和人事安排不因素造成的危害,因而“不可不察”。“此六者,败之道也”所谓“败之道”,就是部队失败的原因和规律,是对自身原因可能招致失败进行分析后的结论。

《孙子兵法》多次言及“道”,如本篇的“地之道”、《始计篇》的“诡道”、《谋攻篇》的“知胜之道”、《火攻篇》的“安国全军之道”等,其中数系正面说明胜利的原因和规律,唯独“败之道”不同,研究的是失败的原因和规律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阨远近,上将之道也。

语出《地形篇》。意谓:地形是用兵作战时克敌制胜的辅助条件。准确地了解、判断敌情,积极创造获胜条件,研究地形的险阨远近,这些都是贤能将帅的职责。陈皡注:“天时不如地利。”孟氏注:“地利待人而险。”

在《孙子兵法》书中,是将战争置于一个大的系统中通盘考虑的。这里面包括之前提到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得”,也包括后面即将讲到的“知彼知己知天知地”这“四知”。“三得”“四知”都离不开地的作用。

战争总是在一定的地域空间内进行的,指挥作战必然离不开对地形因素的量和谋划所以,历史上关于地形因素影响战争胜负的战例不胜枚举。孙认为,地形虽然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仅仅是用兵打仗的辅助条件“兵之助”),但这种辅助作用十分重要。所以,他强调:“料敌制胜,计险远近,上将之道也。”“料敌”,是准确地了解、判断敌情;“制胜”,是积极创造获胜的条件,战胜敌人。“计险远近”,是研究地形的险阨、计算道路的远近估量其对作战的影响。这一切,都是作为一名高级将领所能必须掌握的,所以子称之为“上将之道”。

为将者是否懂得地形对于战争的重要意义,是否懂得正确地利用地形,将直接影响着战场上的胜负结果所以,孙子又说:“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在这个问题上,三国时的马谡可说是一个反面的典型。其街亭之败,就是因为不懂地利又不肯听从副将王平的建议所导致的。

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

语出《地形篇》》。意谓: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一的目的是保护三军将士和广大民众、利于君主,这样的将领乃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杜牧注:“进不求战胜之名,退不避违命之罪也。如此之将,国家之珍宝,言其少得也。”

春秋战国之际,我国已经步入封建社会,各国国君专制权力很大,对将帅具有予取予夺的生杀大权。将帅如果与国君意见相左,就很可能会失去信任,甚至大祸临头。所以,将帅如能把个人的荣辱得失置之度外,只以“战道”为准则指挥战争,实属不易。那么,何为“战道”?所谓“战道”,乃指战争规律,这里似亦指对战争时机的准确把握。战争规律是不能违背的,战机亦需及时准确地把握,所以孙子主张,当将帅与君主意见相左时,一切以“战道”为准:“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而这样的将帅,必须具备“进不求名,退不避罪”的精神品格,其唯一所求是:既保全三军将士和广大民众,而又能“利合于主”。所以,他也就真正成为国家的宝贵财富!

其实,不论在什么时代,作为一名优秀的将帅,都要既能做到坚决贯彻执行上级的决心和命令,又能根据战场的实际情况果断地作出自己的决定并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这不仅需要有过人的智慧,更需要有超人的胸襟和胆识。在我军高级将帅中,粟裕就是这样一位“国之宝也”。19461948年,他曾根据实际情况先后四次于关键时刻向党中央、毛泽东主席直言进谏,从而保证了战争的顺利进行。不仅当时就得到毛泽东的表扬,而且多年后毛泽东在会见英国名将蒙哥马利时称赞他说:“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

视卒如婴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

语出《地形篇》。这句话语意浅显,作者以父母与婴儿、爱子作比喻,强调了将帅在战争中爱护士卒的重要意义。

战争是一种需要拼命、流血甚至牺牲的行为,将帅自身的感召力极为重要。将帅必须真诚关心、爱护士卒,并能率先垂范,处处为士卒做出榜样,才能激发士卒的献身精神,从而达到三军用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境界。所以,孙武对士卒的战场心理变化规律十分重视,强调带兵要以人为本,遵循人的心理变化规律和变化特点,才能赢得士卒的效力,使士兵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但是,凡事皆有度,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孙武也充分认识到了过分爱护士兵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所以他接着又说,假如“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譬若骄子”,“不可用也”。实际上,孙子在这里所阐述的是一种恩威并施的治军理念。

中国传统兵学一贯强调爱护、体恤士卒,以求平时能“得其心”,战时能“得其死力”。史载,吴起在魏国任西河(今陕西大荔以东地区)守时,“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甚至亲为士卒“吮脓”,故而士卒深为拥戴,与敌交战时“不旋踵而死”。

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

语出《地形篇》。意谓:懂得用兵的人,行动果断而不狐疑、迷惑,举措得当而变化无穷。杜牧注:“未动未举,胜负已定,故动则不迷,举则不穷也。”此语承“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而来,表明这里的“知兵者”,既知“吾卒之可以击”与“不可以击”,又知“敌之可击”与“不可击”,还知“地形”之“可以战”与“不可以战”,是真正的“知兵者”,自然会“动而不迷,举而不穷”。否则,要做到这一点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杜注甚是。

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

语出《地形篇》。这句话是对《谋攻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一著名论断的进一步阐述,语意至浅而道理极为深刻。

《孙子兵法》是一部论述战争制胜之道的千古宝典,书中所探求的是如何获取战争胜利的不二法门,而这个不二法门即是“知彼知己”、“知天知地”。在《计篇》,作者以“五事”为纲,以“七计”为目,逐项比较影响双方胜负的各种因素,其实所做即是“知彼知己”和“知天知地”的工作。此后,作者在《谋攻篇》首次作出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论断;在《虚实篇》又提出以是否知“战地”、“战日”作为判定战争是否可行的依据,以“策之”、“作之”、“形之”、“角之”作为知敌之情和知地之生死的具体手段;在《行军篇》提出以是否知“吾卒”与“敌”之“可以击”与“不可以击”作为判断胜负的依据,并进一步得出了“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的结论;在《用间篇》则深入阐述了用间的思想和理论,以之作为“知彼知己”的基本手段……可谓气脉一贯,深刻缜密。

从古至今,军事学都是一门综合性极强的科学。这是因为,战争的胜负不仅受到交战双方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和平日战备情况等主客观因素的制约,而且还要受到天候、地理情况等自然方面因的素制约。这就要求,指挥员不仅必须有较为全面的军事知识和军事素养,还要有其他很多方面的知识和素养。所以,孙武提出的上述论断,即使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也仍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