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用间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用间篇

用间篇

用 间

中国古代关于军事情报领域的军事术语。”的义项包括:①间谍。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秦之间言:‘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②刺探,侦察。《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今人君之左右,出则为势重而收利于民,入则比周而蔽恶于君,内间主之情以告外。”间谍”的义项包括:①秘密刺探、侦察。辛育著《奉天县浑忠武公祠堂记》:“至李希烈诈为公书,遣人间谍,帝终不疑公。”②秘密刺探对方情况的人。《世说新语·容止》:“既毕,令间谍问:‘魏王何如?’”“用间”是古代获取敌方情报的主要手段。科学、合理的用间对于获取敌方的准确的军事信息,十分有效且立竿见影。

孙子十分重视用间,强调“此兵之要,三军所恃而动也。”孙子把间谍分为“因间、死间、生间、内间、反间”五种,主张用间之时需“五间俱起”,即综合运用多种间谍手段,来获取情报信息相互证真,“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分析的基础上,再行科学判断,研判敌军的真实情报和作战企图,为夺取军事胜利创造有利的条件。孙子甚至用间极提升到无与伦比的高度。《用间所言:“三军之事,莫亲于间,赏莫厚于间,事莫秘于间。非圣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用间,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

从《用间篇》内容罗列、层次划分、结构组成、流程构建,可分析得知,孙子设计的谍报组织网,其间谍类别全面,分工明确,各有侧重:由敌方基层人员提供广泛敌情社情,由中高层官员提供价值较高机密,由敌方谍报成员提供核心机密,由“死间”在敌国或制造谣言,或谎报军情,或引敌混乱,由专门负责情报传输的我方人员运送情报。总之,孙子用“因、内、反、死、生”之五间,构建出涉及敌人内外、上下、军政等各个层面的间谍战以及渠道畅通、反馈及时、覆盖面宽、互鉴真伪的谍报网络。该谍报网络避免了信息的简单、孤立、不能相互印证之不足,围绕目标搜集横向宽阔、纵向深厚、政军相映、上下互补的系列情报,从而避免了信息污染,降低了信息冗余。

战争,或具体到作战行动中,指挥员要真正做到“知敌”,就要利用各种手段进行侦察,而最能奏效的手段,莫过于使用间谍。正因如此,孙子特别强调间谍的重要,进而强调要信任间谍,要重赏间谍,要对用间之事绝对保密。孙子建议决策者对情报的搜集→整理→研究→判定→决策流程必须理性而科学。《孙子兵法》开篇论《计篇》,尾篇论《用间》,目的在于提醒战争决策者和战场指挥员,务必要使用准确的情报信息,得出正确的战争决策。将用间作为兵法结尾,既是对战争决策的客观性和科学性的希望,更是对战争关系国家安危的慎重警示。“用间”现在依然是军事情报学领域获取敌方信息的有效手段。

  

中国古代关于军事情报学的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先,先进也。从儿,从知。”“先”的本义是走在前面,后引申为事先、预先。如《墨子·号令》:“必使信人先戒舍室乃出迎。”《说文解字》释:“知,词也。从口,从矢。”“知”的本义是懂得,后引申为知觉。如《荀子·王制》:“草木有生而无知。”“先知”在军事情报学领域指的是预先察明敌情。明君、贤将若想功业超群,就必须在战争以及作战之前预先了解敌情,充分掌握敌兵力部署以及敌情之动态。王皙注:“先知敌情,制胜如神也。”张预注:“先知敌情,故动则胜人,功业卓然,超绝群众。”“先知”语出《用间篇》所论“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此处之“先知”,的是若想战胜对手,就必须预先了解和掌握敌方的有关情况,且该情况需是全面的、客观的、真实的。汉简本无此句。

孙子认为,高明的将帅之所以能够在战争行动中稳操胜券,重要原因就是做到先知和先觉。而要做到先知,正如孙子给出的方法,即“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认为通于祈祷、祭祀鬼神和占卜等迷信手段和措施,以期获取敌军的重要情报的方法,是不足取的,更是不可信的。张预注:“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不可以祷祀而取。”通过用相似的事,对事情进行机械模拟,以期了解敌军情报的方法是不可信的,更是不可取的。在这个问题上,《孙子兵法》与《易经》的态度截然相反,如《易·系辞下》:“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来。”曹操也对此注:“不可以祷祀而求。”李筌注:“不可取于鬼神象类,唯问者能知敌之情。”杜牧注:“象者,类也。”张预注:“不可以事之相类者,拟象而求。”战争实践证明,用推算、征验星辰运行度数的办法去求知敌情的方法是缺乏说服力的。李筌注:“度,数也。夫长短阔狭,远近小大,即可验之于度数;人之情伪,度不能知也。”梅尧臣注:“不可以度数验也。言先知之难也。”可见,古代兵家一致认为,军事情报信息实现“先知”的途径并不是祈求鬼神合苦思冥想,而是必须动用各种方法广泛搜集情报,并基于此进行科学的分析和研判,最终得出有关敌情的基本资料信息。

孙子认为,为了赢得作战优势,实现信息非对称,需千方百计构建“知彼”的信息优势“先知”,以利于我方的作战行动。只有如此,才能获得预期的作战成功。这充分体现了孙子先知而后行和重视人事、反对迷信的朴素唯物主义思想,从根本上为冷兵器时代充斥的“人定胜天”的唯心主义情节画上了句号。

  

中国古代军事情报学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因,就也。”“因”的本义是依靠、凭借根据利用。因间”语出《用间所论“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指的是利用敌国的乡野之民当间谍。下文有“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所以“因间”应作“乡间。”贾林注:“读‘因间’为‘乡间’。”张预注:“‘因间’当为‘乡间’。”《武经七书直解》、《孙子书校解引类》已将“因间”改作“乡间。”“因间”除利用同乡关系外,还包括利用同学、同事、亲属、朋友等关系从事间谍活动,或是刺探军情,或是瓦解敌人。

孙子把间谍分为“因间、死间、生间、内间、反间”五种,主张用间之时需“五间俱起”,即综合运用多种间谍手段获取情报信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分析的基础上,再行科学研究,判断得知敌军的真实情报和作战企图,为夺取作战胜利创造有利的条件。如《晋书·祖逖传》祖逖之所以先后攻克了许多地方,正是由于他获得因间(乡间)所提供的各种情报信息

在间谍史上,“因间”通常只能提供有关敌军的一般情况,且容易被对手识破而采用反间计,故在军事实践中要谨慎使用。在实践操作过程中,对于“因间”得奖励通常都是物质层面的,且多半是以金钱的形式予以完成。与“内间”、“反间”、“死间”、“生间”相比,通常,其所能提供的情报信息的级别较低,且信息量较小,因此其所应获得的奖励的级别最低。

  

中国古代军事情报学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内,入也。从口。自外而入也。”“内间”指的是被收买的敌方官员充作谍。语出《用间“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因是而知之,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通常情况下,通过“内间”而获得的有关敌军的情报信息较为高级、较为真实,且军事价值十分重要,对于未来的作战行动影响较大。

孙子主张用间之时需因间、死间、生间、内间、反间“五间俱起”,即综合运用多种间谍手段,来获取情报信息以实现相互证伪。在对所获信息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基础上,再结合己方军队的实际情况以及作战能力进行科学的分析和研究,判断得知敌军的真实情报和作战企图之后,再据此制定出我方军队的而后行动方案。这就为夺取作战胜利创造出有利条件。

至于“内间”的人选问题,杜牧认为“敌之官人,有贤而失职者,有过而被刑者,亦有宠嬖而贪财者,有屈在下位者,有不得任使者,有欲因败丧以求展之才能者,有反复变诈常持两端之心者。如此之官,皆可潜通问遗,厚赂金帛而结之。因求其国中之情,察其谋我之事,复间其君臣,使不和同也。”杜牧所述就是“因其官人而用之”,即“利用敌国官吏做间谍”的具体办法,即有的通过金钱、美色等收买敌方官吏以为我用有的则是利用敌人内部派别之间的矛盾促使其为我从事间谍活动。由于“内间出自敌人营垒之内,对敌方的情报信息掌握得比较确切所以,其反戈一击所造成的伤害就更大,经常表现为根本性摧毁。

发展“内间”的实质就是利用敌方官员升迁未能如愿、壮志未能施展所造成的心理上愤懑,以及感觉劳动付出与相应收获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而附带生成的物质上的不满等,所以,可花费巨资或诱以美色、或许以高位等手段加以收买,使其为我所用。战争史上,利用“内间”而是作战成功的例子着实不少。若想使“內间”对我尽心竭力且忠心耿耿,我方就必须完全满足其对精神或物质层面的需求,许以官职或许以财富,而不是在这些并非重要的问题上讨价还价或强大折扣。实践操作层面,使用“内间”要比使用“因间”所付出的成本要大得多,但是其现实意义也要大得多。

  

中国古代军事情报学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反,覆也。从又。”“反”的本义是颠倒,与“正”相对。“反间”指的是收买或利用敌方混入我方的间谍,使其为我所用。《汉书·高帝纪上》:“陈平反间既行,羽果疑亚父。”《用间所论“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必索敌人之间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舍之,故反间可得而用也。”“反间”的选择对象是“利用敌国的间谍。”如《战国策•赵策二》有论:“王剪恶之,乃多与赵王宠臣郭开等金,使为反间。”由于将利用的是地方的间谍,所以,“反间”的运作大抵需要从两个层面着手:一是如何识破敌方的间谍,且在作战之前较短的时间内将其抓获,并完全了解对方此次行动的目的所在,以及对方的个人背景及其兴趣和爱好等“七寸”所在。二是如何对其实施成功的改造并为我所用。在实践操作层面,就是诱使或迫使其和盘托出敌人的情报信息以及作战企图和计划等,在对其使用精神的或物质的利益进行刺激之后,使其完全归化我方,并巧设计谋使其返回到敌方营垒,去完成我方预设的情报信息的传递或散步,且不能够引起敌方营垒的高级指挥员的怀疑。这就需要一套完整的谋略攻防、策略策应,并附之以一系列军事行动的虚实营造等。在整个“五间”的大范畴内,“反间”的运用最为棘手且困难重重。“反间”的运用,要善于识别我中之敌,或对其明告以间,晓以利害,使为反间或明知其间,却不露声色,以假情报示之,使敌上当。“反间属于以假乱真的手段,关键在于巧施骗术,使得反间所提供的情报要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假假真真,令敌真伪莫辨、深信不疑。

孙子主张“用间”之时需“五间俱起”,综合运用多种间谍手段获取对手的情报信息。在相互证伪的基础上,再行科学判断,获得有关敌军的真实情报和作战企图,为夺取作战胜利创造有利条件。需提醒的是,尽管“反间”实施起来最为困难,但它却是“五间”当中发挥作用最为明显的,也是“五间”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反间计”现在依旧出现在我们日常用语中。

  

中国古代军事情报学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死,澌也。人所离也。”“死”的本义是死亡,后引申为拼死。如《孟子·梁惠王上》:“见其生,不忍见其死。”《史记·吴太伯世家》:“越使死士挑战。”《用间所言“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间知之,而传于敌间也”之“死间”,指的是在敌方阵营内部故意制造并散播虚假情报,诱敌上当受骗。一事情败露,我方间谍难免一死。《孙子兵法》又云:“故死间为诳事,可使告敌。”

“死间”是一种利用间谍传递假情报,以假乱真,令敌作出错误决定的计谋。在间谍史上,“死间”的形式非止于此。情形之一:有时也可用为借刀杀人、处置叛逃人员的计谋如《战国策》载,昌他叛西周,投奔东周,出卖西周情报。西周大臣冯且设计让东周误以为昌他系西周派出的间谍,将昌他处死。情形之二:针对我方叛逃人员可能向敌人报告的情况,在敌人尚未行动之时尽快调整我方部署,使敌上当受创,进而借敌之手除去叛逃者。情形之三:针对敌人内部了解我方之人为对手提供的情报和用兵策略,及时改变部署或制造假象,使敌主帅怀疑提供情报之人的真实和忠诚,乃至将其处死。情形之四:有时捕捉千载难逢的有利战机,不顾己方派出的间谍未及撤回开始军事行动,致己方间谍陷入被动,或被敌人怀疑而杀害。战争史上,死间之例不胜枚举,其表现形式亦多种多样,故使用死间不可机械教条、墨守陈规根据实际情况灵活使用,既可正向使用,亦可反向使用

孙子主张“用间”之时需“五间俱起”,综合运用多种间谍手段获取对手的情报信息。在相互证伪的基础上,再行科学判断,获得有关敌军的真实情报和作战企图,为夺取作战胜利创造有利条件。需提醒的是,“死间”对于间谍本人来说,其所付出的是生命,所以,如果是我方主动派出的间谍,必须在精神上使其获得最大满足,在物质上使其得到最多喜悦。唯此,“死间”才会对我忠心耿耿、舍生取义、慷慨赴死。从实践层面看,“死间”在平常时期很少使用,而多出现于国家或民族最为危难的关头。“死间”获取情报、传递信息或完结敌人,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超群的智慧。所以,在挑选“死间”之时,必须考虑到具体人选的上述条件,否则,将会弄巧成拙。

  

中国古代军事情报学理论术语。《说文解字》释:“生,進也。象艸木生出土上。”“生”的本义是草木出生,后引申为活的。如《国语·晋语九》:“三奸同罪,请杀其生者而戮其死者。”“生间”指的是派往敌方的间谍如期生还,向我方报告敌情。语出《用间》所言“生间者,反报也”“因是而知之,故生间可使如期。”

战争史上,生间多不胜数。这些人社会角色不同,或以贤能之士游说于列国之间或打入敌国占据重要职务;或以某职业混入敌国长期潜伏;或以诈降之举迷惑敌方实践中“生间”的表现也是千差万别。有的则伺机对敌国进行破坏,或将关键情报送回,或在作战时充当内应等。在选择生间人选时,通常选择那些“有贤材智谋”、“身则公行,心乃私觇”、内明外愚,形劣心壮,矫捷劲勇,闲于鄙事,能忍饥寒垢耻者为之”人。相较于“死间”,“生间”需要的更多的是不是勇敢和慷慨,而是出类拔萃的学识和无与伦比的智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