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形 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形 篇

形 篇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总体上说的是战争能力的建设以及战争力量的配置问题。《说文解字》释:“形,象形也。”形的本义是,原指形状、器物,后引申为情况、情形等,表示事物的力量对比状态。如《老子·四十一章》:“大象无形。”《荀子·正名》:“是非之形不明,则虽守法之吏,诵数之儒,亦皆乱也。”在《孙子兵法》中,“形”指的是军事实力及其表现,被视为是战争中客观、有常、易见的诸因素主要同实力的概念、优势的概念有关。《虚实》:“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孙子认为,想未战先胜,首先在总体实力上要远远超过敌人。为此,必须构建坚实而有力的“形。”从具体的操作层面看,战争的物质准备,如“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等可持续性战争资源,都被视为取胜的根本条件。

与此同时,“形”也可用作动词,《势篇》:“形之,敌必从之”;《虚实篇》:“故形人而我无形”、“故形之而知死生之地”、“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等。此处之“形”是前一种“形”的概念引申:前一种概念的“形”是“我所以胜之形”,后一种概念的“形”是“吾所以制胜之形。”两者区别在于,一个是原本具有的,一个是人为创造的;一个是静态的,一个是动态的。后一种概念理解上的“形”,与“势”的含义已几无差异。

“形”还有其他义项:①特指地形。如《地形》:“险形者,我先居之。”②表现,显露。《孟子·告子下》:“有诸内必形诸外。”《三国志·魏书·三少帝纪》:“乃心款诚,形于辞旨。” 

攻、守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它明确了战争基本形态《说文解字》释:“攻,擊也。”“”的本义是进攻、攻打《战国策·秦策一》:宽则两军相攻,窄则杖戟相撞。”《汉书·高帝纪上》:“秦二年十月,沛公攻胡陵、方与,还守丰。”最早记录“攻”的兵书是《军志》。唐朝李荃的《间外春秋》中引用《军志》文“攻不足而守有余。”《孙子兵法》用其本义“攻打”,如《计篇》:“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说文解字》释:“守,守官也。寺府之事者。从寸。寸,法度也。”“守”的本义是守卫、防守。这也是历代典籍中使用最广泛的意义。如《墨子·公输》:“杀臣,宋莫能守,可攻也。”《国语·齐语》:“政既成矣,以守则固,以征则强。”《孙子兵法》中使用了其引申意“防守”,如《谋攻》:“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此外,“攻、守”也可从军事哲学层面加以理解。

在《孙子兵法》中,孙子从实现“霸、王”战略的政治目标出发,在主张攻守兼备前提下,更加强调进攻。认为具体作战应根据当时敌我力量对比来选择攻守作战样式,《形篇》提出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原则(简本表述为“守则有余,攻则不足”)此后的兵家对此也有相似论述,如《汉书·赵充国传》:“臣闻兵法:攻不足者守有余。”《后汉书·冯异传》:“夫攻者不足,守则有余。”《潜夫论·救边》:“攻常不足,而守恒有余也。”

孙子认为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属于攻守作战的最高境界。关于“藏于九地,动于九天”,梅尧臣注:“九地,言深不可知;九天,言高不可测。”关于“九天”,《楚辞》的《离骚》、《天问》,《广雅·释天》等书,按九宫划分天宇,即钧天(中)、苍天(东)、变天(东北)、玄天(北)、幽天(西北)、颢天(西)、朱天(西南)、炎天(南)、阳天(东南)等“九天。”“九地”是对应于“九天”的星野划分,也叫“九野”如《淮南子·原道》:“上通九天,下贯九野。”《天一遁甲经》:“九天之上,可以陈兵;九地之下,可以伏藏

以镒称铢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比喻一方作战之力量与另作战力量相比处于绝对优势。镒(yì),为我国古代的重量单位。24两为镒。《集韵·质韵》有论:“镒,二十四两为镒。”赵岐注古者以一镒为一金,一镒是为二十四两也。”另有解释认为20两为《玉篇·金部》有论:“镒,二十两。”韦昭注:“二十两为镒。”《说文解字》释:“铢,權十分黍之重也。”铢( zhū)为我国古代的重量单位。一两为24铢。《孙子算经·卷上》:“称之所起起于黍,十黍为一。”《汉书·律历志上》:“一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以镒称铢”指的是以很重的物品去衡量很轻的物品,力量对比轻重悬殊、一目了然。

《形篇》所述“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非常形象地描绘出军事实力对比的巨大差距,显示出胜兵与败兵之间的力量相差悬殊,即“胜兵”所拥有的军事实力占有绝对优势,而“败兵”所拥有的军事实力则处于绝对劣势。梅尧臣注:“力易举也。”“以镒称铢”相当于以石击卵;“以铢称镒”类似于以卵击石,结局不言自明。这也为后世创建的“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作战思想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修道而保法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道,所行道也。”“道”的本义是道理、道义、正道。如《荀子·天论》:“倍道而妄行,则天下不能使之吉。”《史记·礼书》:“圣人者,道之极也。”《战国策·东周策》:“夫秦之为无道也,欲兴兵临周而求九鼎。”《说文解字》释:“法,刑也。平之如水,从水。灋所以触不直者,去之。”“法”的本义是法律、刑法、制度。如《韩非子·五蠹》:“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吕氏春秋·孟春》:“乃命太史,守典奉法。”《孟子·尽心下》:“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 

关于“道”,《左传·桓公六年》:所谓道,忠于民而敬于神也。”《孟子·公孙丑下》:“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可见,“修道”即指修明政治。关于“法”,《玉篇·水部》:“法,法令也。”《墨子·法仪》:“天下从事者,不可以无法仪。无法仪而其事能成者无有也。虽至士之为将相者,皆有法,虽至百工从事者,亦皆有法。”可见,“保法”指的是要确保法令制度的严格执行。从军事层面讲,就是确保必能胜敌之法度。至于“道”与“法”之间的相互关系,《左传·成公十二年》认为:“令吾子之言,乱之道也,不可以为法。”

综上所述,“修道而保法”指的是修明政治,严明法度。曹操注:“善用兵者,先自修治为不可胜之道,保法度不失敌之败乱。”杜预注:“道者,仁义也;法者,法制也。”总之,“修道而保法”的是好的政治局面或政治措施,辅之以严格的法制和严肃的纪律。两者相辅相成,共同作用出人心所向、坚强有力的大好局面。

《形篇》所论“修道而保法”,既属于政治策略,又属于战争手段,即从修明政治和严肃法度层面创造战争制胜的因素,要使政治开明顺畅,确保法制的贯彻落实。“修道而保法”被孙子视为战争制胜的要诀。 

度、量、数、称、胜

中国古代军事术语。其用于衡量敌对双方综合国力以及军事实力,并据以预测双方未来战争的结果。“度、量、数、称、胜”是个国家战争能力的综合量化数据,相互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必然联系。

①关于“度。”《说文解字》释:“度,法制也。”度是计量长短的标准或工具。如《汉书·律历志上》:“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长短也。”《后汉书·律历志上》:“故体有长短、检以度。”又指作标准,限度。《国语·周语下》:“用物过度妨于财。”贾谊《论积贮疏》:“生之有时,而用之无度,则物力必屈。”在《形篇》中“度”指的是度量土地幅员。②关于“量。”《说文解字》释:“量,称轻重也。”如《汉书·律历色志上》:“量者,舒、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量”指的是量器,如升、斗等。如《后汉书·律历志上》:“物有多少,受以量。”此外,“量”还指测算长度重量、体积等,丈量,测量。如《上书谏吴王》:“石称丈量,径而寡失。”在《形篇》中“量”指的是计量物质资源。③关于“数。”《说文解字》释:“数,计也。”《汉书·律历志上》:“数者,一、十、百、千、万也。所以算数事物,顺性命之理也。”此处“量”指的是数目、数量。《左传·隐公五年》:“公问羽数于众仲。”王安石《上皇帝万言书》:“计之以数。”在《形篇》中“数”指的是计算兵员多寡。④关于“称。”《说文解字》释:“称,铨也。”“称”指的是称量轻重。如《吕氏春秋·季春》:“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以共郊庙之服。”与此同时,称也表示衡量。《韩非子·人主》:“明主者,推功而爵禄,称能而官事。”曹操注:“称量己与敌孰愈也。”杜牧注:“称,校也”,是比较敌我双方战争能力之义。在《形篇》中“称”指的是衡量双方实力对比状况。⑤关于“胜。”即胜利。如《战国策·东周策》:“官为柱国,战而胜,则无加焉矣;不胜则死。”此外,“胜”还指制服,战胜。《孟子·告子上》:“仁之胜不仁也,优水之胜火。”《韩非子·内储说上》:“救火而不死者,比胜敌之赏。”在《形篇》中“胜”指的是双方优劣胜负情形。如《形篇》:“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孙子认为,由土地面积决定粮食产量,由粮食产量决定出兵数量,由出兵数量决定敌我力量对比,由敌我力量对比决定胜负。“度、量、数、称、胜”之间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

先胜而后求战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先胜:先做好赢得战争胜利的全面准备,定好克敌制胜的计谋策略。“先胜而后求战”指的是准备开战的军队总是先有了胜利的把握才寻找敌人交战。如《军形》:“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从正反两个方面论述的就是这个道理。杜牧注:“管子曰:‘天时地利,其数多少,其要必出于计数’。故凡攻伐之道,计必先定于内,然后兵出乎境。不明敌人之政,不能加也;不明敌人之积,不能约也。不明敌人之将,不见先军;不明敌人之士,不见先陈。故以众击寡,以理击乱,以富击贫,以能击不能,以教士练卒击驱众白徒,故能百战百胜。此则先胜而后求战之义也。”张预注:“计谋先胜,然后兴师,故以战则克。《尉缭子》曰:‘兵不必胜,不可以言战;攻不必拔,不可以言攻’,谓危事不可轻举也。又曰:‘兵贵先胜于此,则胜彼矣;弗胜于此,则弗胜彼矣。’此之谓也。”

“先胜而后求战”是古代战争中保存自己,歼灭敌人的最基本的指导思想。“先胜”在具体实践中,就是指战前要做好充分作战准备,要制定出切合实际的作战计划,要有对敌必胜的把握。这就要求指挥员战前要充分了解敌情,并做出正确的分析和判断,真正做到知彼知己。除此之外,还必须为最终赢得战争胜利做好充分的物质和精神准备。如《用间篇》:“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古往今来,指挥员凡能做到“先胜而后求战”,就能争得战场主动权,进而在作战行动中实现克敌制胜。

守则不足,攻则有余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军事术语在《孙子兵法》中,它属于《形篇》论述战法运用之要诀之一,即根据自身克敌制胜条件的优劣决定采取防的作战行动。亦即防守,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兵力不足时的作战方式选择守则不足,指的是兵力不足时应着重防守。亦即进攻、攻打《战国策·秦策一》:宽则两军相攻,窄则杖戟相撞。”《汉书·高帝纪上》:“秦二年十月,沛公攻胡陵、方与,还守丰。” 最早记录“攻”的兵书是《军志》。唐朝李荃的《间外春秋》中引用《军志》文“攻不足而守有余。”《孙子兵法》用其本义“攻打”,如《计篇》:“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在《孙子兵法》中指的是兵力充沛时的作战方式选择“攻则有余,《孙子兵法》中指的是兵力充足有余时,适时发起进攻,最易取得成功。“守”的本义是守卫、防守。这也是历代典籍中使用最广泛的意义。如《墨子·公输》:“杀臣,宋莫能守,可攻也。”《国语·齐语》:“政既成矣,以守则固,以征则强。” 《孙子兵法》中使用了其引申意“防守”,如《谋攻篇》:“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

“守则不足”与“攻则有余”结合在一起,泛指采取防守是因为自身取胜条件不够充分或处于力量对比劣势地位,采取进攻是由于自身取胜条件较为充分或处于力量对比优势地位。汉简本在此表述作“守则有余,攻则不足。”曹操注:“吾所以守者,力不足也;所以攻者,力有余也。”从文意层面理解,则指的则是采取防御是因为敌人兵力有余,采取进攻是因为敌人兵力不足。从行文表述所具有的实际意义看,前后两种表述本质上是一致的。

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胜”在具体的军事层面指的是战争的输赢,如《始计》:“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不可胜”,的是不被敌方所战胜。可胜”,指敌可以被我方所战胜。该观点出自于形篇》:“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 亦即首先要做到不会被敌人所战胜,而后等待和寻找敌人可能被我战胜之机会。孙子主张打有准备之仗,打有把握之仗。因而,提出“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的用兵原则,即先通过建立较为充分的作战准备和积极防御,使自己有信心、有能力面对战争,使自己立于不被战胜的状况之下,而后寻敌可乘之机,战而胜之,将自己的意识强加于敌人

以待敌之可胜”之“待”指的期许和寻找敌方可能被战胜的机会或条件“待”,在这里并不是消极等待,而是包括积极寻求、努力创造。至于孙子之后所论的“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则指的是不被战胜的条件,在于克服方的弱点增强自己的实力,关键在于自己如何决策和行动;而敌方是否会出现可能被我战胜的机会和条件,则在于敌人是否会出现决策以及行动方面的失误,授我以隙,因而,问题的主导因素则在于敌方。基于此,导得出“胜可知而不可为”的结论性判断。可见,孙子的主张是,胜利可以依据客观条件而预见,但却不能脱离客观条件而强求。张预注:“己有备则胜可知,敌有备则不可为。”《孙子兵法》所论“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可以从哲学角度之必要因素与必然因素的相互关系角度加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