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计 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军事术语 > 计 篇

前 言

 

军事术语,指的是军事学学科中有关军事思维、作战活动的专门用语。每一个军事术语都具有严格规定的意义。军事术语作为表述一定军事概念的词语,是军事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军事语言信息的主要载体。军事术语理解和运用得是否科学,不仅关系到军事行为在实践中发展的顺利程度,有时甚至直接关系到作战行为乃至于战争行动的成败。

战争是军事术语产生的沃土。军事术语有的反映着当时的军事科技发展状况以及战争实践的具体举措,而有的则是反映的是军事哲学层面的思想实质以及战争行为所蕴含的本质内核。反映军事科技发展状况以及战争实践的具体举措的军事术语,如冷兵器战争年代产生的军事术语“围城打援”、“调虎离山”、“糜军”、“攻城”、“丘役”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产生的军事术语“炮弹休克”、“散兵坑”、“闪电战”等;伊拉克战争时期产生的军事术语“震慑”、“蛙跳”、“激光制导炸弹”等。信息时代体现着的军事创新与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军事术语,如“石墨炸弹”、“磁控管”、“定向能武器”、“地球物理武器”等。反映是军事哲学层面的思想实质以及战争行为所蕴含的本质内核的军事术语,则一直保留并运用至今,且其本义基本未发生变化,如“兵不厌诈”、“奇正”、“避实击虚”、“各个击破”、“集中兵力”、“知彼知己”等。

军事活动的暴烈性以及由此引发的事关生死存亡的至关重要性等,使得军事术语必须具有精确性、单义性、系统性、简明性、理据性、稳定性、通用性特征。其中,“精确性”特征,指的是军事术语要精确地反映军事概念的本质,不能含混、模糊;“单义性”特征,指的是一个军事术语与一个定义或理解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信息传递以及军事理解上要做到确切无误,不能产生任何歧义;“简明性”特征指的是军事术语名称的词语构造要简明扼要、易记易懂,朗朗上口,便于口头表达;“理据性”特征指的是军事术语通常要依据事物的特性、功能、逻辑关系、与其相关的人名和地名、日期等要素来确定;“稳定性”特征指的是具有原则指导性或军事科技性质的术语一经定名,不能轻易改动,否则,容易产生作战指挥以及装备配套方面的混乱;“通用性”特征指的是军事术语在全军范围内不区分系统和专业,需统一使用的制式的语言表达,便于各种军兵种高效合作、有机协同。

我国军事活动源远流长,战争土壤异常肥沃,产生了不少影响世界的军事著作以及脍炙人口的战略、战术原则,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军事文化。《孙子兵法》是现存的、发现最早的且影响力最大的中国传统兵书,所以,其对军事领域内有关战略规划、军事谋略、作战指挥、军事地形、军事情报、军队管理、战术理论、作战装备、攻防样式、军事哲学的某些词汇的运用,就成为后世兵学研究方面借鉴和传承的样板或典范。目前,对于《孙子兵法》研究或释读的作品不少,大多数是局限于对兵法的片言只语进行思维牵引型的解释,或断章取义地将读者诱导到某一预定的结论上,却很少有人对其军事术语进行详细的解释和确切的考证。如此一来,读者就很容易对《孙子兵法》的某些观点、某些语句、某些词汇等出现理解方面的偏差。

为了使读者能真正了解《孙子兵法》字句的本义,本军事术语集成对十三篇经典论述进行逐篇遴选。《始计》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战争谋划、战斗力要素等;《作战》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物资装备、战法选择等;《谋攻》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军队编制、作战指挥、战略选择等;《军形》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军力对比构建、攻防战法选择等;《兵势》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作战艺术、指挥策略等;《虚实》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作战指挥艺术;《军争》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积蓄战力、运用战力等;《九变》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指挥原则、机动指挥等;《行军》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战场侦察、战场地形等;《地形》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战场地形、作战指挥等;《九地》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战场地形、机动指挥等;《攻》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特种作战、战争态度等;《用间》所选军事术语主要围绕着军事情报等。全书共选出133个兵学研究领域常用或读者易于产生迷惑的军事术语,进行了追根溯源式的详考细究。

本着对军事术语的作用和影响的考量以及上述的军事术语应遵循的精确性、单义性、系统性、简明性、理据性、稳定性、通用性等特征,编者从《始计》选择了11个军事术语,从《作战》选择了12个军事术语,从《谋攻》选择了13个军事术语,从《军形》选择了8个军事术语,从《兵势》选择了9个军事术语,从《虚实》选择了9个军事术语,从《军争》选择了10个军事术语,从《九变》选择了3个军事术语,从《行军》选择了10个军事术语,从《地形》选择了18个军事术语,从《九地》选择了19个军事术语,从《火攻》选择了4个军事术语,从《用间》选择了7个军事术语,共计133个。编者在对于这些军事术语的解释之时,借助了《说文解字》、《辞源》、《辞海》等传统、权威辞书。首先,将具体军事术语进行分解,援引上述工具书对《孙子兵法》篇章中的军事术语中的某词、某字的涉军义项;之后,将术语中的关键字、关键词汇总起来,得出具体军事术语的应有之义;再后,引用《十一家注孙子》当中兵学名家对于《孙子兵法》的具体语句的解释和评说,来对兵法中所包含的军事术语进行佐证。最后,再将具体的军事术语与《孙子兵法》所提供的军事理论氛围或者作战行动实践相结合,进行适应性的、逻辑性的、系统性的、验证性的分析和释读。所以,本篇对于军事术语的解释深具《孙子兵法》思维理解和语言行文的特色。

本篇所收列的《孙子兵法》军事术语之中,有的术语现在依旧是军事术语,只是其所包含的具体意义基本未发生大的改变,如“军”、“师”、“出其不意”、“知彼知己”、“兵无常势”、“致人而不致于人”、“上兵伐谋”、“攻城”等;有的术语被含有原文字的另外一词所取代而出现于现代军事用于当中,“赏罚分明(赏罚孰明)”、“诡诈(诡道)”、“攻心(夺心)”、“兵情主速(兵以情主速)”、“破釜沉舟(焚舟破釜)”、“兵不厌诈(兵以诈立)”等;有的术语的意义发生了根本变化,如“重地”、“死地”、“围地”、“走”、“乱”等;有的术语则完全退出了军事用语范畴,如“丘役”、“节”、“阴阳”、“百姓”、“费留”、“分数”、“形名”等。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参阅了以任力教授的《<孙子兵法>军官读本》、李零教授的《孙子译注》、黄朴民教授的《<孙子兵法>新读》为代表的大量作品以及其他作者的相关研究成果。在此谨向《孙子兵法》研究领域的先行者、专家、学者等一并表示衷心感谢。

                               本文由石宝江教授提供,特此鸣谢!

                     

                                                             

计   篇

 

本义指作战用的武器,是古代兵器、武器的总称。《说文解字》释:“兵,械也。从廾,持斤,并力之皃。”段玉裁注:“械者,器之总名。”如《左传·隐公元年》:“缮甲兵,具卒乘。”《荀子·议兵》:“古之兵,戈、矛、弓、矢而已矣。”韩愈《杂说四首》:“秦之天下也,无分势于诸侯,聚兵而焚之。”《周礼·司兵》:“司兵掌五兵。”此处注引的是郑司农:“五兵者 ,戈、殳、戟、酋矛、夷矛”,解“兵”为“兵器”,由“兵”而及“持兵”之人,后引申之为兵士、军队,再后引申为与兵士、军队的行为以及武力相关的军事、战争等。如《孟子·梁惠王上》:“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

“兵”的其他解释还有:①用作动词。释义为伤害、杀伤。《吕氏春秋·侈乐》:“其生之与乐也,若冰之于炎日,反以自兵。”《史记·伯夷列传》:“左右欲兵之。”②释义为士卒、军队组织。《管子·权修》有论:“万乘之国,兵不可以无主。”《后汉书· 献帝纪》:“州郡各拥强兵,而委输不至,群僚饥乏。”③释义为兵法、谋略。《战国策·秦策二》:“公不论兵,必大困。”张预:“国之安危在兵(军事),故讲武练兵(兵法),实先务也。”④释义为战争、战乱。《孙膑兵法·见威王》:“举兵绳之。”此处意为战争。《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今彗星长竟天,天下兵当大起。”此处则意为战乱。

《孙子兵法》中的“兵”共有四个义项:①军事、战争。《计篇》:“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②士兵、军队。《始计》:“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③用兵、作战。《计篇》:“兵者,诡道也。”④武器、兵器。《作战篇》:“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

目前,“兵”的本义演变为双音词“兵器”,其单音词表示“士卒”之义。两者同时作为军事术语出现于现代军语中。

中国古代关于谋略构建与运用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计,会也,算也。”“”的本义是计算、比较、计划、计谋、考虑、谋划、筹谋等。

从“计”词义选择看,谋略的构建与运用大致可划分为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①宏观层面指的是战略运筹和战前谋划。《计篇》:“将听吾计。”《史记·孝文本纪》:“臣等为宗庙社稷计,不敢忽。”《管子·七法第六》:“故凡攻伐之道也,计必先定于内,然后兵出乎境。”《荀子·哀公》:“故明主任计不信怒,暗主信怒不任计。”(任:凭)《韩非子·存韩》:“计者,所以定事也。”②微观层面指的是具体的力量比较和战法制定。《计篇》:“计利以听。”此处,计利,是指对我方有利的筹谋。另有解释认为:“计利,分析双方的利害条件。”杜牧注:“计算利害是军事根本。”曹操虑及更广,认为:“计者,选将、量敌、度地、料卒、远近、险易,计于庙堂也韩愈《进学解》:“若大商财贿之自亡,计班资之崇庳。”(班:官位。资:资格。庳:同“卑”)

《计篇》作为《孙子兵法》首篇,主要论述的是战前的战略谋划,其含义与“庙算”相近。即在未战之前君臣必先运筹统算于庙堂之上,比较敌我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力量的优劣态势,分析战争未来的可能得失,预料战争未来可能的胜负。基于此,来制定战争计划,规定战略战术原则,以争取构建战争力量对比优势,最后夺取战争的胜利。曹操认为,这种谋划应涵盖宏观和微观层面,包括“选将、量敌、度地、料卒、远近、险易”等诸多内容。

“先计后战”是用兵打仗的基本原则,更是战争行动的首要前提。实践证明,作战必先有成熟而完善的计谋,然后才能付诸武力实施,正如兵法《形篇》所论“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计篇》强调的是,务必先操胜算,然后才能出兵作战。孙子将“计”视为用兵第一要义,故将“计”列全书之首。“先计而后战”从此成为我国冷兵器时期“兵权谋家”发动战争所普遍遵循的基本规律。

  

中国古代关于战略谋划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庙,尊先祖也。” 庙,亦称庙堂,是古代帝王祭祀先人和商议军国大事的殿堂,常指国君和国家重臣商议战略规划的地方。《说文解字》释:“算,数也。从竹,从具。”算,也称筹,是古人计算用的工具。算筹是用有固定长度的竹木小棍做成。它用于历法计算,也用于射礼、投壶礼的胜负计算。《礼记·投壶》释:“算,长尺二寸。”《汉书·律历志上》对此有明确记载。由于算、筹、策是一类东西(策即蓍),因此,古人所说,“定计”、“运筹”、“决策”实为同一事情。“算”在此指的是通过周密计算比较,认定取胜的各项条件。《仓颉篇》:“算,计也。”“计”字作为谋略的含义就是从此引申出来的。

关于“庙算”,张预注:“古者兴师命将,必致斋于庙,授以成算,然后遣之,故谓之庙算。”由此得知,庙算就是古时凡兴师出征之前,帝王都到祖庙去祭祖、祈求保佑打胜仗之举。《商君书·战法》:若其政出庙算者,将贤亦胜,将不如亦胜。”后来变为君臣在祖庙共同策定用兵方略,类似于军政决策层召开战略层级的作战会议。即指战前朝廷(国家高层)确定战略谋划,即在庙堂上用算筹计算敌我实力,分析得失、预测胜负,从而做出决策、制定方略的过程。《计篇》:“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此处的“庙算”应理解为有关作战的计算、筹划、预测,而“得算”则意为制胜所应具备的客观条件。

《孙子兵法》认为,庙算要从道、天、地、将、法等方面对敌对双方进行比较,对战争结果做出预测,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战略决策。在具体可操作层面即所谓“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潘岳著《西征赋》:“彼虽众其焉用,故制胜于庙算。”直到汉代,仍然延用用算筹预测胜负的这种制式的战争礼仪制度。“庙算”一词在其后历代主要兵书著作中很少出现,但据此而来的“庙算者胜”则至今仍被使用,但其已丧失军事寓意。

  

中国古代关于谋略问题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诡,责也。” 诡,有欺诈、欺骗虚假之义《说文解字》释:“道,所行道也。”诡道,即诡诈,多变的方式和行为。此处指的是变化、欺骗的原则和方法。曹操注曰:“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诡道始终作为冷兵器时期国家发动战争行动,以及军队实施战术行为所必需遵循的规律。

诡道,还必然包括道术、方法、手段的使用。诡道的实质是使用欺诈、虚假之方法,常用于对敌斗争。古人对此多有论述,如《汉书·苏武传》:“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管子·法禁》:“行辟而坚,言诡而。”《后汉书·张衡传》:“宦官惧其毁已,皆共目之,衡乃诡对而出。”《三国志·魏书·董昭传》:“仁者不忘君以徇私,志士不探乱以侥幸,智者不诡道以自危。” 

计篇“兵者,诡道也”为打仗用兵是一种权变诡诈之术。施诡用诈的客体是具体的战争或作战对象。曹操注:“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军争篇》之“兵以诈立”,强调的就是用兵作战的不变法则就在于行诡施道、变幻莫测。孙子用“诡道”来特指对敌斗争中所使用的欺骗、权变和谋略等手段在具体的实践层面,诡道的内容主要包括示形欺敌和用兵变化,如能而示之不能、避实击虚、奇正相生、以迂为直等。

孙子认为输掉战争是国君和将帅最大的不仁;要赢得战争,就必须使用诡道这是由战争的特殊规律决定的。此外,“诡道”也指称秘密的小道、便捷的路径。《三国志·魏书·杜畿传》:“遂诡道从郖津度。”

  

古代数术之学(天文、历法和占卜)的主要概念之一。《说文解字》释:“阴,闇也”;“阳,高、明也。”“阴阳”本指背阴向阳,但引申义很多,如以日为阳,月为阴;春夏为阳,秋冬为阴;东南为阳,西北为阴等等。故在天文和历法范畴,阴阳多指昼夜、风雨、阴晴等自然现象的变化。阴阳,最初指日光的向背,向日为阳,背日为阴,引申指气候的寒暖。中国古代兵学从长期的军事和战争实践中观察一切现象都有正反两方面,于是,就用阴阳一哲学概念来解释军事以及战争领域两种对立存在或者相互消长的物质或态势

古代兵家有专门论述阴阳之术的流派,叫“兵阴阳。”《尉缭子·天官》称为“天官时日阴阳向背。”《汉书·艺文志·兵书略》“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而为助者也。”《孙子兵法》汉简本《计篇》论述“时制”之后,便有“顺逆、兵胜也”之论。此处的“顺逆”即阴阳向背之术,“兵胜”即五行相胜之术。《孙子兵法》注本普遍认为,“阴阳之术”一说有违孙子秉持的唯物主义观点,且此论点已被《用间》的具体表述和措辞充分证明。于是,传统兵法中的“阴阳”,通常应解释为昼夜、睛雨、是非。

“阴阳”后发展为哲学乃至于玄学概念。如《国语·周语上》西周末年伯阳父认为“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有地震”;《老子·四十二章》:万物负阴雨抱阳”,在肯定阴阳的矛盾运动是事物本身所固有的同时,提出了利用“阴阳”规律来推导得知自然现象之说。在哲学层面的发展中,《易经》提出“一阴一阳谓之道”学说,把阴阳交替看作是宇宙的根本规律,用阴阳来比喻和解释社会现象,引申“阴阳”为上下、君臣、夫妻等关系。而在战国末期,以邹衍为代表的“阴阳家”,则把“阴阳”与“天人感应”之说相结合,演化为神秘的玄学概念。在此哲学认知的基础上,西汉董仲舒又提出“阳尊阴卑”之说。

佚、劳

中国古代阐述作战兵力运用领域的矛盾运动状态的军事术语。《说文解字》释:“佚,佚民也。”佚,通“逸”,悠闲、安逸。本义是指①安逸,舒服。《始计》:“佚而劳之” :假如敌人精神安整、体力充沛,就采取手段策动它、疲惫它。李筌注:“敌佚而我劳之者,善功也。”汉简本无此论述内容。《吕氏春秋·本生》:“出则以车,入则以辇,务以自佚。”②逸乐。陈琳《檄昊将校部曲文》:“小人临祸怀佚。”此处意指贪图安逸。③放纵。《楚辞·离骚》:“羿淫游以佚田兮,又好射夫封狐。”此处意指为所欲为。

《说文解字》释:“劳,劇也,从力,熒省。”劳,使劳动、疲惫、困倦。本义指的是①劳动。《孟子·滕文公上》:“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苏轼《教战守策》:“夫当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在于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此处意指劳作。②辛勤,劳苦。《荀子·修身》:“身劳而心安,为之;利少而义多,为之。”《韩非子·五蠹》:“夫古之让天下者,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③疲劳。《国语·晋语七》:“劳师于戎而失诸华(华:华夏),虽有功,犹得兽而失人也。”张衡《东京赋》:“马足未极(极:尽),舆徒(舆徒:车夫)不劳。”“劳”在军事层面指得是部队官兵体力上或心理上疲惫,战斗力衰弱,物质保障不力等战斗力消极态势。

佚、劳是军事领域中的一对矛盾。《虚实篇》中的“佚”,指的是将士体力充沛,士气高昂,物质保障充分等;“劳”指的是将士体力上或心理上疲惫,战斗力衰弱,物质保障不利等。主要是指参战武装力量体力或心理上的优劣、强弱对比状态,也称为劳逸。即通过主观努力与指导,利用客观有利条件,可使之发生互相转化。在作战指挥中,就是要充分运用矛盾运动规律,使敌方体力和精力由强变弱,而我方的体力和精力则由弱变强,努力构建、实现敌弱我强的武力对抗态势,从而生成力量对比方面的优势,从而实现《军争篇》所言的“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这也是孙子所倡导的“佚而劳之”的根本目的所在。

因利制权

中国古代有关军事谋略的军事术语。从战略层面看,属于中国古代关于谋略问题的军事术语。从战术层面看,属于中国古代作战指挥理论术语。孙子认为战争决策的根本依据是对自己的国家是否有利。孙子论说的“利”和“权”涵盖战略、战术等不同层次,既指谋略艺术,也称作战手段。“因利制权”本义是通过对力量或利益的调整,来实现能量平衡或对某一情况的制衡。

《说文解字》释:“利,銛也。从刀,和然后利,从和省。《易》曰:‘利者,義之和也。’”“利”的本义是:①利益。《孟子·梁惠王上》:“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荀子·大略》:“义与利者,人之所两有也。”②有利于。《老子·八章》:“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吕氏春秋·当染》:“无爵位以显人,无赏物以利人。”③便利。《过秦论·上》:“因利乘便,宰割天下,分裂山河。”

《说文解字》释:“权,黄华木。一曰反常。”“权”的本义是:①衡量物体重量的器具“称”的组成部分“吊锤”、“秤砣”、“权铁”、“称量。”《吕氏春秋·仲春》:“日夜分,则同度量,均衡石,角斗桶,正权概。”《汉书·履历志上》:“权者,铢、两、斤、钧、石也,所以称物平施、知轻重也。”《孟子·梁惠王上》:“权,然后知情重;度,然后知长短。”②均衡。苏轼《上皇帝书》:“古者建国,使内外相制,轻重相权。”③权宜、变通。《孟子·离娄上》:“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权也。”柳宗元《断刑论》:“经非权则泥,权非经则悖。”④权谋、权诈。《后汉书·虞诩传》:“兵不猒权。”

《说文解字》释:“制,裁也。从刀,从未。未,物成,有滋味,可裁断。”“制”的本义是:控制、采取;掌管、规定。《淮南子·氾论》:“圣人作法,而万物制焉。”贾谊《过秦论》:“履至尊而制六合。”《管子·枢言》:“有制人者,有为人之所制者。”

“因利而制权”本意,是指必须根据所称物体的轻重不同而做出相应的移动,利用杠杆作用原理,使得杠杆支撑点两边的力臂与重量之乘积相同,以实现平衡。后逐渐引申为权宜、权变、权谋等。《孙子兵法》之“因利而制权”,意指根据是否对己方有利而相应采取灵活机动变化,也是作战行动趋利避害的必然法则。杜牧注:“势者,不可先见,或因敌之害见我之利,或因敌之利见我之害,然后始可制机权而取胜也。”高诱注:“制,犹从也。”

后述的“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之“计利”,指的是考量并策划对我方有利的筹谋。另有解释认为:“计利,分析双方的利害条件。”以,连词,表示并列。《楚辞·离骚》:“为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也可表示后一行动是前一行动的目的。《左传·僖公三十二年》:“劳师以远袭,非所闻也。”听,意指处理。《荀子·王霸》:“士大夫分职而听。”《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夫南面而听天下”;意指判断。《礼记·王制》:“司寇正刑明辟,以听狱讼。”由此得知,“计利以听”意思是:根据情况对我方有利于否,做出相应谋略或行动判断。张预注:“严所谓势者,须因事之利,制为权谋,以胜敌耳,故不能先言也。” 

“因利制权”是孙子军事思想中关于制定战略决策、采取战略行动的总的指导原则:根据实际情况,趋利而动,避害而行,实现利益最大化。如何衡量是否有利,孙子提出了“五事、七计”基本原则。根据“五事、七计”原则对敌我双方的军事实力和战争力量进行计算和比较,判断战略或战术态势对我是否有利,进而定下决心,制订计划,然后根据有利作战的原则,灵活机动地调动和使用兵力。西汉景帝时,吴、楚等国反叛,汉景帝命周亚夫统兵讨伐。周亚夫根据“因利制权”原则,避敌锋芒,不与交战,暂时坚守不出,待敌攻打梁国时,派兵截其粮道。在吴、楚军队粮道被截而不得不撤退时,周亚夫出动精兵,兼程追击,既大败吴兵,又捕杀了吴王;既收复了失地,又援救了梁国。

“因利制权”,用以泛指辅助军事行动夺取力量优势或主动态势的谋略策划与实施。其目的是夺得战争乃至于战场主动权和主导权。其外在表现形式就是制陆权、制海权、制空权、制电磁权等。可见,“制权”就是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相应的行动,以构建或实现对我有利的态势此印证了杜牧所论之“计算利害是军事根本。”

道、天、地、将、法(并称五事)

中国古代有关战争筹划的军事术语。“道、天、地、将、法”被《孙子兵法》视为影响战争进程乃至于结局的重要因素,是指军事家立足于对敌对双方战争能力进行比较和谋算,以求了解双方真实情况的五个关键要素,并称为“五事。”在分析评估影响战争的主要因素方面,此五项内容通常被视为贯穿战略与战术层面的一个统一整体予以考虑。

《说文解字》释:“道,所行道也。”道:本义为道路、途径,引申为道理、规律、方法、政治主张等。《管子·君臣》:“顺理而不失,之谓道”,又云:“道也者,上之所以导民也。”王真之《道德经论兵要义述》:“人不归即用兵,用兵即危之道。”《孙子兵法》“五事”之“道”,是与《商君书·战法》所论“战法必本于政胜”意近。总而得知,“道”即政治开明、氛围和顺、赢得民意、君民同心、上下与共。正如张预所注:通过政治力量建设,“恩信使民。”

《礼记·中庸》:“率性之谓道。”戚继光《大学经解》认为:“此道字即率性之道。”俞樾《诸子平议·补录》谓孙子先言“道”,而后言“天”、“地”,乃顺应老子“道大、天大、地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之说,并附和前人之“兵家源于道德”所言。孙子与老子各言其“道”,含义似不尽相同。从下文看,此处孙子所言“道”与张预注:“以恩信道义抚众,则三军一心,乐为上用”所表述的意思相近。究其本质,道在此处指国家的政治基础和民心向背,战争性质是否合乎道义等政治条件以及政治能力。汉简本此处为“道者,令民与上同意者也。”

《说文解字》释:“天,颠也,至高无上。从一、大。”天:①自然现象。《荀子·解蔽》:“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柳宗元《种树郭橐驼传》:“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②天气、季节。《史记·高祖本纪》:“会天寒,士卒堕指者什二三,遂至平城。”杜甫《春日忆李白》:“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慕云。”由此得知,本义泛称天时、天象、天气。《孙子兵法》“五事”之“天”,即指的是“阴阳、寒暑、时制”,即进行战争的时间、自然天候、气象条件等。张预注:“上顺天时”,即需注意天时、物候、选择有利时机等。

《说文解字》释:“地,元气初分,轻清阳为天,重浊阴为地。万物所陈列也。”“地”的意向包括:①地域。《后汉书·西羌传》:“武帝征伐四夷,开地广境,北却匈奴,西逐诸强。”②地点。《虚实》:“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汉书·冯衍转》:“斯四战之地,攻守之场也。”③处境。《孟子·梁惠王上》:“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可见,“地”泛指称地形、地理、地利条件等。《孙子兵法》“五事”之“地”,指的是“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之地,要考虑路途远近、地形险易、战场广狭、生活资料保障、作战物资来源等,即进行战争的地形环境、地物地貌、空间条件等。张预注:“下知地利。”

《说文解字》释:“将,帅也。”将:①领兵、统率、带领。《国语·晋语一》:“公将上军,太子申生将下军以伐霍。”《史记·高祖本纪》:“三月,汉王从临晋渡,魏王豹将兵从。”《史记·秦始皇本纪》:“将军击赵。”②将领,有时泛指军官。《汉书·高帝纪上》:“子婴诛灭赵高,遣将将兵距峣关。”《吕氏春秋·执一》:“军必有将。”③以……为将。《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而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赵王不听,遂将之。”《孙子兵法》“五事”之“将”必须具备“智、信、仁、勇、严”五种品质,有智慧、有道德、讲信义、有勇力、善治军,即将帅、将领,统兵作战的高级将领的指挥水平。指导战略或战术层级作战行动的指挥员,必须视其指挥才能及表现予以任用,以期实现攻必克、守必固。张预注:“委任贤能。”

《说文解字》释:“法,刑也。平之如水,从水。灋所以触不直者,去之。”法:①法律、刑法。《韩非子·五蠹》:“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报任少卿书》有论:“假令仆伏法受诛,若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何以异?”②法则、制度。《孟子·尽心下》:“君子行法以俟命而已矣。”《吕氏春秋·孟春》:“乃命太史,守典奉命。”③规范、准则。《管子·七法》:“尺寸也,绳墨也,规矩也;衡石也,斗斛也,角量也;谓之法”《盐铁论·相刺》:“故居则为人师,用则为世法。”④合乎法度、有法则。《荀子·荣辱》:“政令法,举措时,听断公。”韩愈《进学解》:“《易》奇而法,《诗》正而葩。”《孙子兵法》“五事”之“法”:法制、法则、制度,泛指军内对战斗力生成产生影响的各种法规制度。此“法”还包括具体层面的“曲制、官道、主用”等,即军队的组织、编制、指挥以及通讯联络方面的相关制度、规定;军官的设置和任命、军中的用度和保障等。合理的组织编制、明确的指挥系统、充分的后勤保障是战争顺利实施的基本条件。张预注:需“节制严明。”

综合考量,如果在战争中拥有了“道、天、地、将、法”五方面的优势并将此优势贯彻始终,那么,赢得战争胜利将会变得自认而然、水到渠成。故而,在谋定战略构想和战术策略时,作战主体都将对此“五事”予以通盘考虑。王皙注:“此经之五事也。夫用兵之道,人和为本,天时与地利则其助也。三者具,然后议举兵;兵举,必须将能;将能,然后法修。孙子所次,此之谓矣。”

智、信、仁、勇、严

 中国古代有关军队管理的军事术语《孙子兵法》将其视为统率军队的将领个人修养所必备的五个关键要素。这些要素直接决定着肩负作战指挥重任的将领的素质能力,具体体现在统率军队的将领是否具备足智多谋、赏罚有信、爱护部署、勇敢果断、治军严明等方面,并称为将之“五德。”

《说文解字》释:“智,识词也。”“智”的本义是:聪明、智慧、理智。《管子·枢言》:“信之者也,不可欺者智也。”《战国策·秦策一》:“欲以一人之智,反覆东山之君,以从欺秦。”《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论》:“利令智昏。”《孙子兵法》“五德”之“指的是指挥战争的领兵将帅具备的广博而深厚的才略和智谋,并将此视为将帅成功指挥作战的首要能力素质汉简本在该字之后无“信、仁、勇、严。法者”共计6字。

《说文解字》释:“信,诚也。”“信”的本义是:诚实、守信、规律。《老子·八十一章》:“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老子·六十三章》:“夫轻诺必寡信。”《史记·高祖本纪》:“为政不平,主约不信,天下所不容。”《吕氏春秋·贵信》:“天行不信,不能成岁;地行不信,草木不大。”《孙子兵法》“五德”之“”,指的是军队中信赏必罚赏罚有信。既指部队官兵管理方面的秩序和规范,亦指称将帅在官兵中的形象和威严。后《孙膑兵法·威王问》有论断言:“素信者昌。”

《说文解字》释:“仁,亲也。”“仁”的本义是:相互信任、相互友爱的道德观念。《礼记·中庸》:“仁者人也,亲亲为大。”《论语·颜渊》:“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庄子·天地》:“爱人利物之谓仁。”《孟子·告子上》:“恻隐之心,仁也。”《韩非子·诡使》:“少欲宽惠行德谓之仁。”《孙子兵法》“五德”之“”,指的是将领仁慈亲驸、爱护士卒。亦指和谐有序的官兵关系以及团结严肃的集体氛围。“仁”已成为传统军事文化的必然组成部分。

《说文解字》释:“勇,气也。从力。”“勇”的本义是:①勇敢、无畏。《墨子·经上》:“勇,志之所以敢也。”《论语·为政》:“见义不为,无勇也。”《左传·隐公九年》:“使勇而无刚者,偿寇而速去也。”《论语·宪问》:“勇者不惧。”②果断、决绝。谢瞻《于安城答灵运》:“量己为友朋,勇退不敢进。”③壮汉、兵卒。欧阳修《王彦章画像记》:“一枪之勇,同时岂无?”蔡邕《释诲》:“带甲百万,非一勇所抗。”《孙子兵法》“五德”之“”,指的是官兵无畏、勇敢决绝、舍生忘死、冲锋陷阵。“勇”既是传统军事文化的必然组成部分,更成为传统的军人职业的无可替代的标志。

《说文解字》释:“严,教命急也。”“严”的本义是:①威严。《吕氏春秋·论人》:“威不能惧,严不能恐,不可服也。”《诗·小雅·六月》:“有严有翼。”②严肃。《吕氏春秋·诬徒》:“达师之教也,使弟子安焉,休焉,游焉,肃焉,严焉。”《管子·小问》:“坚中外正,严也。”③整饬。《三国志·魏书·吕布传》:“便严步兵千、骑二百,驰往赴备。”《孔雀东南飞》:“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孙子兵法》“五德”之“”,指的是军队要严明执法、亲疏同章,运用军纪来团结官兵、强壮力量。

关于《孙子兵法》所论“为将五德”,曹操注:“将宜五德备也。”杜牧注:“盖智者,能机取识变通也。信者,使人不惑于刑赏也。仁者,爱人怜物,知勤劳也。勇者,决胜乘势,不逡巡也。严者,以威刑肃之军也。”“为将五德”在中国传统兵法中被视为部队生成和发挥强大战斗力的基本条件,可以从军队管理领域的官兵相互关系层面,为实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提供坚实的精神和力量建设基础性规范。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中国古代作战理论术语。攻:进攻、攻击。备:防备、准备。郑玄认为无备即“心无所虑也。”出:出现超越,引申为行动。意:意料、预测。《计篇论述的“兵者,诡道也……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即在敌人没有防备之时发动攻击、在敌人未曾意料之地采取作战行动。曹操注:“击其懈怠,出其空虚。”张预注:“攻无备者,谓懈怠之处,敌之所不虞者,则击之……出不意者,谓空虚之地,敌不以为虑者,则袭之。” 汉简本此处无“不意”二字。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是孙子在“兵者,诡道”这一总的战争思想指导下提出的作战原则。该原则既可以用在战略层面,又可以用于战术层面。战略上,通过政治的、外交的各种欺骗手段,诱使敌人制定出错误的计划和方针、采取错误的战略行动;战术上,设计运谋,巧妙利用天时、地利、空间,采取大胆行动,攻敌于无备之时,歼敌于不意之中。如诸葛亮《便宜十六策·治军第九》:“敌欲固守,攻其无备;敌欲兴阵,出其不意。”《三国志·魏志·邓艾传》:“军志有之曰:‘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今掩其空虚,破之必矣。”唐初李靖集兵夔州,准备灭梁。梁帝萧铣以为江水泛涨、三峡路险,唐军一时难以进攻,遂不加戒备。面对同样的天候条件,李靖却认为:“兵贵神速,机不可失。今兵始集,铣尚未知。乘水涨之势,倏忽至城下,所谓疾雷不及掩耳。纵使知我,仓卒无以应敌,此必成擒也。”于是,挥师溯江而上,勒兵围城,迫使萧铣投降。又如三国末期,魏将钟会、邓艾伐蜀,蜀将姜维驻守剑阁。钟会率兵攻姜维,未得成功。邓艾则绕行无人之地,长驱700余里,翻高山,过深谷,突然出现在江油(今四川江油县),大败蜀军。

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并称七计)

中国古代关于战斗力生成要素构成的军事术语。“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被《孙子兵法》视为影响战争进程乃至于胜负结局的重要因素,是对参战国政治、军事、外交、法制等综合情况进行通盘考虑的前提下,从天、地、人三个基本方面进行整体性考量后,得出的有关战争结局的可能性预测。在分析评估影响战争的主要因素方面,此七项内容通常被视为贯穿战略与战术层面的统一整体,是相互影响、密切相关的大系统。

①“七计”之“主孰有道。”“主”的本义为指的是君、宗主、家长。如《左传·襄公二十七年》:“保家之主也。”《史记·太史公自序》:“主倡而臣和,主先而臣随。”在此具体所指为国家君主。孰,谁、哪一方。《公羊传》隐公元年:“王者孰谓”,何休注:“孰,谁也。”有道,政治清明。曹操注:“道德智能。”杜牧注:“言我与敌人之主,谁能远佞亲贤任人不疑也。”“主孰有道”指的是哪方的君主政治较清明、治国有方略。政治开明、政通人和,会生成巨大的国家实力,益于产生“与上同意也”的浩荡威力。这是国家赢得战争胜利的关键。②“七计”之“将孰有能。”《说文解字》释:“将”,帅也。其本义是领兵,后引申为将领。如《汉书·高帝纪上》:“子婴诛灭赵高,遣将将兵距嶢关。”能,指的是有能,具备才能。“将孰有能”指的是,哪方军队将领贤能。杜牧注:“将孰有能者,上所谓智、信、仁、勇、严也。”通常情况下,作战指挥员的指挥才能能够使得既有的作战能力发挥受到深刻影响。睿智的指挥员能够高效指挥、挖掘潜能,事半功倍;而愚笨的指挥员则会使得参战官兵攻守失据,作战行动举步维艰、事倍功半。汉简本此处为“孰能。”这是赢得战场胜利的关键要素。③“七计”之“天地孰得。”“天地”的本义是天和地,指的是自然界。如《老子·三十二章》:“天地相合,以降甘露。”《列子·天瑞》:“天地之道,非阴即阳。”“天”,在此处指的是尚未所说的阴阳、寒暑、时制。“地”,在此处指的是上文的远近、险易、广狭、死生。“天地孰得”指的是,哪一方获得天时、地利方面的优势。获得自然条件的优势,能够使得参战方赢得更多的作战主动和行动自由。充分利用战场环境提供的便利条件,将会使军队的战斗力得到高效释放。张预注:“观两军所举,谁得天时、地利。”④“七计”之“法令孰行。”“行”的本义是流通。如《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后引申为运行。如《荀子·天论》:“天行有常。”后引申为实施、执行。如《左传·隐公元年》:“多行不义必自毙。”《老子·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法令孰行”指的是,哪一方能够认真执行法规、法令。纪律是军队的生命。纪律就是战斗力。严格的纪律能够使官兵参战勇往直前、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军事法令的制定与实施,在很大程度上为官兵的战场表现是否英勇无畏,起到了或促进或制约的显著效果。汉简本此处无“令孰行”三字。⑤“七计”之“兵众孰强。”“兵众”本义指的是参战的所有官兵。此处指的是官兵数量规模问题,以及武器装备的完好率问题。兵多将广、武器精良,历来是战场指挥员所追求的理想状态。一旦拥有上述优势,辅之以有效指挥,就必然会赢得战场主动权,从而占据作战主导权。“强”或作“疆。”“兵众孰强”指的是,哪一方队伍规模壮大、哪一方武器装备相对精良。军队规模占据优势,武器装备占据优势,通常情况下,必然地会生成对敌作战行动中的力量优势。汉简本此处无“兵众”二字。⑥“七计”之“士卒孰练。”“练”的本义是训练、练习。如《后汉书·李固传》:“养身者以练神为宝,安国者以集贤为道。”《北史·齐高祖纪》:“三方鼎峙,缮甲练兵。”“士卒孰练”指的是,官兵训练有素,作战能力强大。即使同样身体素质的官兵,如果辅以科学有序、强化正规的作战训练,就能够大幅提升与敌搏杀技能和战场作战能力。训练有素的参战官兵在战场上能够发挥出强大的战斗力。⑦“七计”之“赏罚孰明。”“赏”的本义是奖赏,赐给财物。如《荀子·王制》:“无功不赏,无罪不罚。”《国语·晋语九》:“赏善罚奸,国之宪法也。”明,严明。《孙膑兵法·威王问》:“夫赏者,所以喜众,令士忘死也。罚者,所以正乱。”“赏罚孰明”指的是,军队纪律严格、赏罚严明。适当及时的奖赏和处罚,能激发出官兵蕴藏的无限斗志,可将精神作用力转化为有形的打击力和毁伤力。

《孙子兵法》之“七计”涉及国家政治环境、将帅指挥才能、战场条件设置、法令条律贯彻落实、参战军队数量规模、武器装备先进性能、官兵作战能力水平、战场赏罚有度适当等。孙子通观全局战略分析,从全局战略思考,将其视为影响和制约战争进程乃至于战争最后结局的关键性因素,并由此构建出相对完整的军事思想体系,基于此对战争结局进行比较性预测,“吾以此知胜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