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用间篇

您当前的位置: > 研究必备 > 异校歧释 > 用间篇

异校歧释

用间篇

 

公家之奉
吴九龙云:奉,同“俸”,指军费开支。
何新云:公家之奉,与“百姓之费”对言,指国家的财政。
付朝云:奉,给养、费用,这里泛指公家为战争动用的各项开销。
吴荣政云:诸侯、卿大夫的开支。诸候被称为“公”(“公室”)卿、大夫有“家”。奉是“俸”的古字,《墨子·号令》:“队二人赐上奉。”《战国策·赵策四》:“奉厚而无劳。”上引两“奉”字即俸字,指俸禄、薪俸。本条“奉”与上句“费”互文同义,指费用,开支。《作战》即作“公家之费”。
“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
吴九龙云:操事,操作农事。曹操注:“古者八家为邻,一家从军,七家奉之,言十万之师举,不事耕稼者七十万家。”其说是。
何新云:春秩军赋:甸出甲士步卒七十五人,甸六十四井,计五百七十六户,征甲士步卒十万人,则计七十余万户,此言整数。
黄葵云:曹操注:“古者八家为邻,一家从军,七家奉之;言十万之师举,不事耕稼者七十万家。”按:古兵制基于井田,但在孙子之时,井田早已破坏,八家共井田之说,是沿袭旧说,以言其影响之大。
吴荣政云:不能从事耕种的农民有七十万家。操,持,从事。事,指耕种等农业劳动。《国语·周语上》:“夫民之大事在农。”《周礼·地官·小司徒》:“上地,家七人。”郑玄注:“有夫有妇然后为家。”“七十万家”的“家”是农夫之家,非上文“公家”之家。《司马法》佚文有计地出兵之法:“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丘有戎马一匹,牛三头,是曰匹马丘牛,四丘为甸,甸六十四井,出长榖一乘,马四匹,牛十二头,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左传》成公元年疏引)说明每甸64,576夫,共出甲士、步卒75人,合7.68家出一人。这与孙子所说:“兴师十万……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基本相符。
“非人之将也”:
吴九龙改“人”为“民”。并校云:“民”,十一家注本及通行各本皆作“人”,系唐人避太宗李世氏讳所改。汉简本作“民”,本文据以改。《治要》卷三三引此,与简本同。
“非胜之主也”:
吴九龙云:主,主宰也。言不是胜利的主宰。梅尧臣注:“非致胜主利者也。”近是。
黄朴民云:意谓这不是能主峷胜利的好国君。主,主峷。梅尧臣注:“非致胜主利者也。”另一说,“主”,指人主、国君。
付朝云:主,主人、主宰。不是胜利的主宰者,不能主导战争的胜利。
吴荣政云:不是能打胜仗的好国君。主,指诸侯,国君。“非胜之主”与下文的“明君”相反。
“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
吴九龙云:象,类推比附。《周易·系辞》:“象也者,像此者也。”孔颖达疏:“言像比物之形状也。”此句言不可以相似的事物作类比。杜牧注:“象者,类也。”曹操注:“不可以事类而求。”验,验证。度,天象的度数。言不可以日月星辰运行的位置来推验吉凶祸福。曹操注:“不可以事数度也。”
李零云:曹注讲这两种办法,说“不可以事类而求”、“不可以事数度也”,似乎前者是用类推,后者是用计算。这样讲,还不太准确。我理解,“象于事”是相法,“验于度”是占卜。这两种方法,也就是《易·系辞下》说的“象事知器,占事知来”。“象事知器”,是用观察的方法,从“象上来理解事物的构造,比如风水讲气脉,人畜讲骨法,都是用这种办法。“占事知来”,则是用占卜的方法预测未来。前者就是“象于事”,后者就是“验于度”。
“有因间”:
吴九龙改“因间”作“乡间”。其校语云:十一家注本、武经本及《通典》卷一五一、《御览》卷二九二引此,均作“因间”。然而各本下文皆有“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句,从文意和下文解释其他四间的句法看,“因间”应作“乡间”,故改,下同。《直解》作“乡间”,樱田本同。刘寅注云:“旧本因间作乡间,今从之。”旧本为何本?虽不详,但古有作“乡间”本者。张预注亦云:“此五间之名,因间当为乡间。”
何新云:间谍“之间”,古今无解。《说文》无间字,但“人”部有“伣”字,“一曰间,见。”间,伣也。字又作“瞯”,“从瞯声,江淮之间谓眄曰瞯。”间者,窥看、窃看也。何按:“间谍”一词,语源古老。《说文》:“谍,军中反间也。”《左传》成公十六年:“谍略之。”正义:“兵书有反间之法,谓诈为敌国之人,人其宋中伺候间僚,以反告已军,今谓之细作人也。”十家注及《武经七书》本均作“因间”,刘寅《武经七书直解》谓作“乡间”。张预曰:“此五间之名,因间当为乡间。故下文云:乡间可得而使。”
李零云:这里的“乡人”,与下文的“官人”相反,它是指住在敌国州乡的普通居民,或移民该国的老乡,肯定不是乡大夫。下文,这种间谍也叫“乡间”,贾林、张预说,这里的“因间”当作“乡间”,但曹注以来的古本和古本引文,都已经是这个样子,银雀山汉简本,恰好残去这个字,无从判断。这种间谍,是平民百姓,可以搜集敌方下层的情报。
“五间俱起,莫知其道”:
吴九龙云:道,途经、规律。言同时使用五种间谍,使敌人陷于盲目境地,找不到规律。曹操注:“同时任用五间也。”李筌注:“五间者,因五人用之。”
何新云:道,道术。
“是谓神纪”:
吴九龙云:纪,理、道。当指神妙莫测之道。《白虎通义》“三纲六纪。纪者,理也。”《吕览·孟春》“无乱人之纪。”注:“道也。”贾林注:“纪,理也。言敌人但莫知我以何道,如通神理也。”
元江云:纪:识;绪。神纪,意思是:神奇的知识,神秘的事业。绪,有事业之意。《韵广韵。止韵》、《广雅·译诂二》:“纪,识也。”《玉篇·糸部》、《方言》卷十:“纪,绪也。”《尔雅·释诂上》“绪,事也”,邢昺疏: “绪者,事业也。”余以为取绪意为安。
何新云:神纪,即今语神机。梅尧臣曰:“五间俱起以间敌,而莫知我用之之道,是曰神妙之纲纪。”张预注:“兹乃神妙之纲纪。”又一说,杨炳安《孙子会笺》:“是谓神纪即是谓神矣,言此乃高明者也。”
“因其乡人而用之”:
吴九龙云:因,就也、凭借也,引申为利用。言利用敌国之人作间谍。杜牧注:“因敌乡国之人,而厚抚之,使为间也。”各家多从此作注。于鬯曰:“乡人者,谓敌将之乡人也。敌将之乡人必与敌将亲密故用以为间,可以知敌之情。若泛谓敌国之乡人,则彼且不能知将之所为,何足为用?”其释虽狭,义近之。
穆志超云:“乡人”,非农村农民,亦非城市平民;春秋時,前者称野人,后者称国人。郭化若称:“乡人,春秋、战国時的地方官,‘乡大夫’的略称;齐称乡良人,宋称乡正。据《周礼·乡大夫》载:乡大夫是在司徒与乡吏之间。”按:不必定是乡大夫,然必须是有一定政治地位之人。普通野人与国人当然无从接触高层人士,获知重要机密。
吴荣政云:利用敌国的乡大夫作间谍。因,根据,凭借,依靠,利用。《左传》僖公三十年:“因人之力而敝(破坏)之。”其,指敌国。乡人,乡大夫(地方官)。《仪礼·乡饮酒礼》:“乡朝服即谋宾介”,郑玄注:“乡,乡人,谓乡大夫也”。“乡大夫”,“掌其乡之政教禁令”(《周礼·地官·乡大夫》),齐国称之为“乡良人”、“乡帅”、“乡长”(《国语·齐语》、《管子·小匤》),又称之为“乡正”(《逸周书·大匡》)。《周礼》称一乡一万二千五百家,《国语·齐语》称齐国都城二千家为一乡,农封三千家为一乡。
“因其官人而用之”:
吴九龙云:官人,指敌国官吏。言利用敌国官吏为间谍。李筌注:“因敌人失职之官。”其他各家多从此释。梅尧臣注:“因其官属,结而用之。”易培基《杂记》谓“官”乃“馆”之古文,故“官人”亦即下云“舍人”。诸家所释,以梅说为善。
“死间者,为狂事于外”:
吴九龙云:诳,欺也,惑也。言向外散布虚假情况,用以欺骗、迷惑敌人。于鬯《香草续校书》则谓:“服敌之服,言敌之言,役敌之役,任敌之任。其表见于外者如此,故曰为诳事于外也,而其内则专欲间知敌情。”其释为伪装潜伏于敌人内部
何新云:关于“死间”,大多注家以为:我故意泄露假情报,让我间知道后传给敌人,事发后则会被处死,故称死间。张预则认为:“欲使敌人杀其贤能,乃令死士持虚伪以赴之,吾间至敌,为彼所得,彼以诳事为实,必俱杀之。”
穆志超释樱田本此句作“死间者,委敌也”,谓:前三者(指乡间、内间、反间)主要皆自敌方征募者,为一类,说明辞字数相同;后二者主要是派出者,为又一类,说明辞一为十五字,一为二字,相差出现如此之多。若依此本(指樱田本),则说明辞的字数一致矣。旧注多引汉郦食其、唐唐俭事例以为证,然而二人皆非派出的“死间”,是“生间”(使节)。将兵者不顾使节的死活,趁谈判之机,对手松懈,发动突袭,致使节被敌处死。而且二例皆远在孙武以后,故郭化若称:“孙子之前,末闻有此史例”。其实,凡是间谍被抓获,皆有役处死之危,故不能以生存、死亡释之。“死”,有不活动、固定之义,《孙膑兵法·地葆》:“不留(流),死水也”,竹简整理小组校注:“《通典》卷一五七:‘太公曰:……凡军不欲饮死水’,下有注云:‘死水者,不流之水’。”通行本的十五字,是因夺“委敌”二字,而以某古注窜入正文所致。
“委”,训置,《左传》昭公元年:“公孙黑强委禽焉”,即强置聘礼;《吕氏春秋·执一》:“今日置贽为臣”,注:“置,犹委也”;《荀子·大略》篇杨倞注:“置质,犹言委质也”。“死间者,委敌也”,即长期安置在敌方的间谍,即坐探,现代外国称之为常驻间谍或定居间谍。于鬯谓:“此间者常待于敌而不反,是为‘死间’”,“非真使此间者死也”。于说得之。
“令吾间知之,而传于敌间也”:
吴九龙云:杜牧注:“吾间在敌,未知事情,我则诈立事迹,令吾间凭其诈迹,以输诚于敌,而得敌信也。若我进取,与诈迹不同,间者不能脱,则为敌所杀,故曰死。”各家所释略同。而于鬯《香草续校书》从“待”字作注,其云:“唯其待于敌,故谓之死间,非真使此间者死也。”今两说存之。
吴荣政云:《御览》引文、孙校本无“间”字,作“而传于敌也”。《长短经》、《通典》、《御览》引文“传”作“待”,李筌注谓当作“待”。若作“待”,则意谓死间常待于敌而不返。
“生间者,反报也”:
吴九龙云:反,返也。言到敌方了解情况以后,并能亲自返回报告的人。张预注:“选智能之士,往视敌情,归以报我。”而于鬯《香草续校书》谓:“生间者,即死间之人也。死间既间知敌情。则使生间反报其主。故曰生间者反报也。”
“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
吴九龙据汉简本改“事”为“亲”。其校语云:《长短经·五间》、《通典》卷一五一、《御览》卷二九二引此,“事”皆作“亲”,与汉简同。孙校本从《通典》和《御览》改“事”为“亲”。《直解》谓:“旧本‘莫’上又有一‘亲’字。”唯赵注本注云:“一本‘莫亲’之上有一‘亲之’(字),非是。”而张预注:“三军之士,然皆亲抚。”其说是,故以汉简本为善。《校释》又注“莫亲于间”谓:张预注:“三军之事,然皆亲抚,独于间者以腹心相委,是最为亲密。”所言是。即言三军中最亲信的人,无过于委派的间谍。亦有从“三军之事”作注者,姑存之。间谍是军中最应该亲信的人。有的版本此处作“三军之亲”,更加符合文意(与后一句“莫亲于间”联系更加顺畅,而“三军之事”范围太广,很难与“莫亲于间”具体联系起来)。
元江云:《四库》本“亲”作“事”,从孙本改。孙星衍注曰:“原本作‘事’,从《通典》、《御览》改正。”竹简“事”亦作“亲”。亲:躬亲、亲自耳。《礼记·祭义》“其亲也慤”,郑玄注:“亲,谓身亲。”《公羊传·庄公三十二年》“辞曷为与亲弑者同”,何休注:“亲,躬亲也。”《论语·阳货》“亲于其身为不善者”,朱熹集注:“亲,犹自也。” 莫亲于间:没有比用间之事更应亲自操办的了。一些注者将“亲”字作亲爱亲近间谍解,似不妥。常理,不管是不是与间谍的个人关系亲密,间谍之事,都须国君和主将亲自操办。
何新改“事”作“亲”,并校云:事:当为“亲”字之误。汉简、《通典》、《太平御览》此句均为“亲”字,且只有作“亲”,于文意乃顺。
“非圣智不能用间”:
吴九龙云:《校释》本据汉简本删“智”字,并校云:汉简本作“非圣□□□□”,“圣”字下缺四字,疑原无“智”字。从汉简。《长短经·五间》引此,“不”字作“莫”。
“非仁义不能使间”:
吴九龙据汉简本删“义”字,并校云:汉简本作“非仁不能使……”下缺。“仁”下无“义”字。从汉简。《长短经·五间》引文无此句。
穆志超云:“圣智”、“仁义”,通行本同。汉简本无“智”、“义”二字,“圣”字已含“智”义;又,《孙子》中多单用“仁”字,除此无“仁义”二字连用者,故“智”、“义”二字应是衍文。
“微哉微哉”:
吴九龙云:梅尧臣注:“微之又微”。张预注:“密之又宻”。所言皆是。
付朝云:微,本义隐行,这里是保宻的意思。只要做好保宻工作,就可以无所不用其间,获取有价值的情报。
“间事未发而先闻者”:
吴九龙云“发”,《吕览·重言》“谋未发而闻于国”,高诱注:“发,行。”又《吕览·季阳》:“阳气发泄”,高诱注:“犹布散。”故当作传播、泄露解。言计谋尚未施行,已为人知。而于鬯《香草续校书》谓:“发当即指上文生间反报之报。”注未得其义,详见以下注释。
何新云:泄密。
“间与所告者皆死”:
吴九龙云梅尧臣注:“杀间者恶其泄,杀告者灭其言。”赵注本注云:“苟军中有以间事相告语者,彼此皆斩之。斩间者之泄言,斩闻者以灭其口也。此承上文而勉为将者,当戒严如此。”诸家与梅、赵注略同。此言间谍和其所告之者,即闻者,都要被处死。而于鬯《香草续校书》谓:“闻事未发而先闻者,谓生间未以所间之事报主将,而主将先有人告而闻之。及间者来报,与先闻者同。知间者之轻泄,而告者之窃探。故间者与所告者皆死。”上言一种情况,与诸家之说相近。下又言另一种情况,“若间者已报,特其事犹未行,而有先来告者,当间者死而告者赏”。此言与正文“间与所告者皆死”相悖,未尽得其义。
“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之姓名”:
吴九龙云: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杜佑注:“守,谓官守职任者;谒,告也,主告事者也;门者,守门者也;舍人,守舍之人也。”又杜牧注:“凡欲攻战,先须知敌所用之人贤愚巧拙,则量材以应之。”二杜所释是。
元江云: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一些作注者的句读是: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余以为不妥,应是: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理由是,守将,指任事之将;守,杜佑:“谓官守职任者”。任事之将姓什名谁是最重要的情报之一。如秦赵长平之战,秦王改用白起为将,让原来的将王龁任副将,秦王下令军中,敢有透露白起为将的情况者,斩。若间谍不探知任事、领军之将只探知其左右,是舍重就轻,不合常理。再说“左右”,一是左右并不只包括谒者等三种“近者”;二是左右有副手、助手之意。《汉书·师丹传》“职在左右”,颜师古注:“左右,助也。”《尚书大传》卷一“舜为左右”,郑玄注:“左右,助也。”助,助手也。舜是尧的助手,并不仅有谒者之职。左右:左膀右臂,指助手,包括副将。谒者:古代官名。为国君掌管传达,始置于春秋战国时期。相当于《舜典》中所说的纳言。此处的谒者,应是指将的属官。门者:给将军守门的官员。舍人:古代官名。是王公贵官亲近的属官。
何新云:《礼·曲礼》郑注:“谒者主宾客告请之事。”即接待宾客并向主官传达报告的官员。
“因而利之,导而舍之”:
吴九龙云一说为张预注:“言舍之者,谓稽留其使也。”造成机会,利诱收买使之为我所用。十一家注本各家注略同此说。一说为赵注本:“厚利以诱其心,导之以伪言伪事,而纵遣之。彼归告其主,则犹为我之间也。”释“舍”为“遣纵之”。两说似当以赵说义长。
何新云:趁机以重利收买,引导其为我所用,然后释放他。一说“舍”为居止,羁留。
黄葵云:诱导而放回他,指对敌间加以诱导,然后放他回去。导,引导,诱导;舍,同“捨”,释放。一说“舍”作“居、止”解。
付朝云:导,引导、教育。舍,释放。意思是对抓到的敌方间谍,要因势利导,进行思想教育和利益收买,然后向他们交代任务后释放回去,以便为我所用。
“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
吴九龙云杜牧注:“若敌间以利导之,尚可使为我反间,因此乃知厚利亦可使乡间、内间也。此言使间非利不可。”陈皞注则云:“此说疏也。言敌使间来,以利啖之,诱令止舍,因得敌之情,因(乡)间、内间可使反间诱而使之。”又,梅尧臣注:“其国人之可使者,其官人之可用者,皆因反间而知之。”与陈皞注相近。乡间、内间得以使用,皆因从反间处得知敌人内部情况。故杜牧注义不确,而陈、梅注近似。
“故死间为诳事,可使告敌”:
吴九龙云:因从反间处得知敌人内部情况,故死间可将虚假情报传送给敌人。
穆志超云:“诳事”,迷惑、欺骗敌人之事。于鬯谓:“诳事”,是“服敌之服,言敌之言,役敌之役,任敌之任”,混于敌阵营之中从事间谍活动。“告”,读为鞫(Jū), 讯问、追究、探询之意。《诗·十月之交》:“日月告凶”,清陈奂疏:“《刘向传》引《诗》作‘鞠凶’,古鞫、告通”。《礼记·文王世子》:“亦告于甸人”,郑玄注:“告,读为鞫”;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告于甸人’亦是假告为鞫也。”《礼记·王制》:“八十,月告存”,孔颖达疏:“告,谓问也。”《尔雅·释言》:“鞫、究、穷也。”《墨子·杂守》篇:“民相恶,若议吏,吏所解皆札书藏之,必须告者之至以参验之。”“告者”,即鞫者,负责审讯的官员。故孙子之意即:伪装的坐探,可以向敌人刺探情报。
胡荣政云:“告敌”,告于敌。向敌方刺探情报。告,问,刺探。《礼记·王制》:“八十(岁),月告存。”孔颖达疏:“告,谓问也。”告存,同义词连用,存,看望,问候。《说文》:“存,恤问也。”《战国策·秦策五》:“大王无一介之使以存之。”高诱注: “存劳问也。”
“五间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于反间”:
吴九龙云:五种间谍的使用,君主都必须了解掌握。了解情况关键在于使用反间,所以对“反间”不可不给予优厚待遇。
元江云:五间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反间:五间所从事的〔获取情报的〕活动,必定能〔让〕君主知晓敌人的实情。知晓敌人的实情,实在是取决于反间。此句比较难解,有的译文这样写道:“人主必因这五种间谍,以知敌人的实情,然这五种间谍皆由‘反间’而生,‘反间’为用间的根本。”此说末安,余以为与原文对应得不贴切。理解此句,关键是要明白“事”、第二个“必”、“在”几个字的义训。古代的注《孙子》者,重在解释义理,对难解的字,很多不作训诂,连孙星衍这样的小学大家也没有详作训诂。余试解释之。事者,治也,用也,营也,从所务也。必者,乃也。乃者,是也,实在是也。在者,在于,取决于也。《诸子平议·韩非子》“有功无功相事也”,俞樾按:“事者,治也。”《读书杂志·晏子春秋第一·岁事》“劳力岁事而不责焉”,王念孙按:“事,治也。”《论语·先进》“请事斯语矣”,皇侃义疏:“事,犹用也。”《易·坤·文言》“发于事业”,孔颖达疏:“所营谓之事。”《玉篇·史部》:“事。营也。”《集韵·止韵》:“事,从所务也。”间所治何?搜集敌方情报也。间所营求者何?情报也。《经词衍释·补遗》:“必,犹若也:乃也。”《经词释词>卷六:“乃,犹是也。”译为白话,在此处可作“实在是”解。《广韵·代韵》:“在,所在。”《助字辨略》卷四:“在,犹於也。”此处可作在、在于、取决于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