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艺术成就

您当前的位置: > 思想借鉴 > 思维艺术 > 艺术成就

艺术成就

1. 兵法先驱,文学瑰宝
 
 
  《孙子》是响誉世界的古典文化瑰宝。它的影响力之所以经久不衰,固然主要在于它所揭示的战争规律、军事原则,对现代社会政治、军事、经济、外交、商贸、体育等活动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指导作用;同时也与它本身所具有的摄人心魄、引人入胜的艺术魅力有直接关系。孔子说:“言而无文,行之不远。”《孙子》博大精深的思想内º与其严谨的章法、绚丽的辞彩、质朴爽劲的语言风格,达到了完美统一,开了一代议论散文之新风。所以它才广泛流传,受到历代兵家、文人的交口赞誉。曹操说:“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审计重举,明画深图,不可相诬。”刘勰在《文心雕龙》中称赞说:“孙武《兵经》,辞如珠玉,岂以习武而不晓文也!”
  《孙子》的艺术成就不仅汇入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还产生了超越国界的巨大影响。日本学者福本椿水赞叹说:“抑诵观《孙子》,其文遒劲瑰丽,雁行老庄韩非诸子,至其局面之大,或出于诸子之上¡¡盖《孙子》者,兵书而外交教书也,亦人事百般座右铭也。”日本军校教官尾川敬二说:“《孙子》是东方兵学的鼻祖,武¾的冠冕;东方各种兵法,皆出自《孙子》,实是不错。……至其文章苍古雄劲,与内容之美满相映,大有优于六经之概;历代文人多学之,爱诵玩索而不置。在东方文学上,实给予巨大的影响。”
  《孙子》在先秦诸子散文中是极具特色的,在艺术上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作为一部兵家哲理之书,阐述的是兵家谋略思想,但作者用笔生动,使其书成为兵家谋略艺术与文学艺术相映成辉的艺术瑰宝。在语言风格上,更是承袭《老子》等书,形成简古劲健、畅爽俊逸、朗润典雅、浑浩流转,堪称一代文章宗师,成为后世兵学的典范。宋代学者黄震说:“若孙子之书,岂特兵家之祖,亦庶几乎立言之君子矣。诸子自荀、扬外,其余浮词横议者莫与比。”清代学者孙星衍说:“诸子之文,皆出没世之后,门人小子撰述成书,惟此是其(孙武——引者注)手定,且在《列》《庄》《孟》《荀》之前,真古书也。”论述的都极有道理。艺术是有表现形式的,《孙子》的艺术成就主要表现在章法结构、语言风格和修辞运用等几方面,这些可参见“结构严谨,率然之势”“语言优美,文约义丰”“巧用修辞,匠心独运”等内容。
 

 
2. 艺道合一,境界超群
 
  《孙子兵法》是艺术珍品。兵法是文化,也是艺术。《孙子》作为兵法经典,对中国古代美学具有突出贡献。在我国古人的心目中,凡是具备一种特殊才能或技巧的,统统属于艺术。才能技巧具体体现为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多与军事关联。因此,连绵不断的史书多将兵法收录《艺文志》。自古以来,凡是军事题材的文学作品,兵法亦是必不可少的元素。艺术是要讲究美的,兵法同书法、文法一样,其中亦不乏美学原则。《孙子》作为古代兵法的代表,也是兵法艺术美的代表。建立在中国传统思想观念基础上的古典美学,其基本范畴和重要命题有:兴、观、群、怨、比兴、美刺、诗教、神思、文质、言志、缘情、阴阳、柔刚、变化、生死、有无、虚静,等等。不难看出,有些美学命题是直接从《孙子》观念中移植的。
  中国艺术又是主张由“艺”进“道”的,所追求的是“艺”“道”合一的高境界,这种境界,既是道德的,同时又是审美的。前面所例举的那些美学基本范畴和重要命题,在《孙子》中都有出神入化的表现。“艺”赋予“道”以形象和生命;“道”给予“艺”以深度和灵魂。两者结合,才赋予美学以强大的生命力。就这一点来说,《孙子》来得更深刻,更早熟,远在其他思想家之上,这一点也是早有定评的。宋人郑厚《艺圃折衷》中说:“《孙子》十三篇,不惟武人之根本,文士亦当尽心焉。其词约而缛,易而深,畅而可用,《论语》《易》《大传》之流,孟、荀、扬诸书,皆不用也。”清人孙星衍《孙子略解·序》中说:“诸子之文皆由没世之后,门人小子撰述成书,惟此是其(孙武——引者注)手定,且在列、庄、孟、荀之前。”戚继光誉其为“犹禅家所谓上乘之教也”。《孙子》的美学成就在古今中外都有定评。
 

 
3. 结构严谨,率然之势
 
 
  《孙子》的谋篇布局艺术。在篇章结构的安排上,将十三篇内容按“道、法、术”三个层面进行了安排:上卷包括《始计》《作战》《谋攻》《军形》各篇,类似于现代战略学所研究的内容;中卷包括《兵势》《虚实》《军争》《九变》《行军》各篇,类似于现代战役学的研究内容;下卷包括《地形》《九地》《火攻》和《用间》各篇,类似于现代战术学的内容。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严密的军事学术体系。《孙子》是一个有机整体,而每一篇又可独立成章。比如《始计篇》论述的是战争的宏观运筹问题。《作战篇》阐述的是战争的整体掌控运作问题。《谋攻篇》讲述的是进攻作战的Ô则和方式。其内在逻辑清晰缜密,一脉相承,首尾呼应,成率然之势。
  相对独立的十三篇又分别为道、天、地、将、法“五事”所统摄,使全书形成一纲举而万目张的总体构思。在整个春秋时期诸子散文尚处于结构不够完整的情况下,《孙子》完善了说理散文的结构,最先形成有标题的篇章体格式,它既有别于语录体、对话体,也不同于无标题的篇章体,而是攀上一个新的高峰,为后世所瞻仰和师法。十三篇的章法体现了“妙运从心,随手多变”的写作技巧,真正做到了“规矩而能出于规矩之外,变化不测而亦不背于规矩”。同时,每篇的结构都按太极生两仪的脉络分为前后两大部分。先讲原则,后讲方法;先讲正则,后讲奇变;先讲一般情况的处置,后讲特殊情况下的注意事项。在前后两大部分之间往往有一个过渡性句段,承上启下,概括全篇的中心。在具体的行文中,往往采取板块式的配置,给出成熟的作战模型,使问题集中,层次清晰。如《谋攻篇》中,成功谋略的战略目标,战略战术手段的优劣分析,成功谋略的标准,不同兵力下的作战模式,信息对战略运筹的影响,信息利用与战争胜负的判别等,都是采用这种方法。其他如《军形篇》中的兵力运筹,《虚实篇》中的战术侦察,《地形篇》中地形在筹算中的比率,《九地篇》中战场心理变化及把握,《火攻篇》中的战争限定性原则等,也都是采取这种方式论述。
 

 
4. 语言优美,文约义
 
  《孙子》的语言风格美。一般来讲,在先秦时代,诗必押韵,文章则多不用韵。但是,为了使文章悦耳动听易诵,也有的把文章尽最韵化,《孙子》就是这样。军事学是实用学,它要求精练、准确、易学、易记、易诵。基于这一点,《孙子》模拟《诗经》之韵,化文句为诗句,朗朗上口,铿锵有声,成为千古警句格言。《文心雕龙》所谓的“文约理丰”“精约显附”,在《孙子》中,无论整体,还是局部,均有体现。
  《孙子》语言风格的一大特色是简洁明快。苏轼称其兵法“词约而意丰,自古以兵著书者罕所及”。李耆卿称《孙子》“一句一理,如串八珍,珍瑰间错不断”。《孙子》一书约6000余言,平均每篇467字,最少的《九变篇》240字。作者采用舍事言理的方法,不纠缠具体战例、战史的剖析论证,而是选取具有战略意义的问题,以哲理化的方法探讨战争的普遍规律,摆脱了过程和细节,不仅精简了文字,还增强了表现力。
  《孙子》语言运用的另一特点是准确严密。为了创建其科学的兵学体系,《孙子》提出了许多兵学概念。对这些概念大多予以定义,科学的界定了其内º和外延。如“五事”的“道、天、地、将、法”;“地形”的“通、挂、支、隘、险、远”;  “兵者六败”的“走、驰、陷、崩、乱、北”;“九地”中的“散、轻、争、交、衢、重、圮、围、死”;五种间谍的“因间、内间、反间、死间、生间”;等等。作为科学论文,这样集中的定义,有效地避免了古代汉语的多义性和解悟中的歧义、含混和不确定性。形象生动与准确严谨貌似矛盾,而在《孙子》中却有机的交融在一起,为表达科学思想服务,这正是其语言运用上的过人之处。
《孙子》语言运用上的深入精微也是一个突出特点。《孙子》理论上的深刻性在于不是孤立地研究某一战争现象,而是在比较分析和相关联系中确立其地位和作用。为了说明诡道用兵的道理,《孙子》以形象描写和深入分析,引导人们透过现象看本质。如“相敌三十二法”和对“人情之理”的分析,都是通过精深的语言,告诫将领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蒙蔽。《孙子》还¾常运用对比的手法,把相关相对的概念结合在一起,从而深入的说明战争法则。如攻守、广狭、贵贱、寒暑、文武、进退、治乱、强弱、前后、轻重、屈伸、取予、去留、赏罚、上下、深浅、首尾、胜负、死生、水火、天地、往返、形势、行止、险易、虚实、劳佚、阴阳、勇怯、迂直、远近等,全书达260处之多。这些辩证概念大多在现代还在继续运用,其表述的准确、精微和深刻,充分展示了孙子兵学的深邃和精密。
 

 
5. 巧用修辞,匠心独
 
  《孙子》的修辞技巧。十三篇运用了许多精练的修辞来阐述深奥的思想,语意明确,句式整齐,一气呵成,毫无斧凿痕迹。一部《孙子》,整体酷似刻板的论说道理,然而读到每一篇时,又充满了华丽修辞。仅从表现手法而论,几乎囊括前人所用的修辞手段,其中又有它的创新。如比喻、排比、夸张、对偶、层递、反复、反问、蝉联等,若星汉灿烂,既各成旨趣,又相映生辉。
  (1) 比喻。《孙子》把一个复杂而抽象的道理,运用丰富的想象力和领悟力,通过比喻的分析、解说,把问题说得一清二楚。全书共使用比喻34处。如:“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胜兵若以镒称铢,败兵若以铢称镒。”“始如处女,敌人开户;后如脱兔,敌不及拒。”
  (2) 排比。排比句式整齐,音节均称,铿锵有力,概括精辟,语势强劲,大大增加了文章的感染力。《孙子》中排比使用共有59处。如:“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Å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
  (3) 夸张。《孙子》运用浪漫主义手法,通过对事物的大力夸张渲染,使事物的性质、特征表现得更生动、更形象。《孙子》中共使用夸张37处。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½海。”
  (4.)对偶。运用对偶这种语言形式,看起来整齐醒目,读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声韵悦耳。因此,语句传诵千古,历来为兵学家所征引乐道。《孙子》中约有对偶句56处。如:“主不可以Å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犯之以事,勿告以言;犯之以利,勿告以害。”“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5) 层递。妙用层递是《孙子》语言艺术的又一个重要特色。通过一环扣一环的语言表达形式,把事理逐层揭示出来,从而使读者的认识也随之而逐渐深化。《孙子》中共用层递不下17处。如:“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
  (6) 反复。《孙子》自然娴熟的运用反复这种辞式,有意识的重复某些词、语、句,从而使自己所总结、揭示的某些军事思想和军事Ô则得到强调和突出。与此同时,使语言获得了一种反复美、节律美,大大提高了语言表达效果。如:“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
  (7) 反问。《孙子》善用反问的形式来表达明白肯定的意思,激起读者感情上的共鸣,从而大大加强语言的鼓动作用。如:“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以吾度之,越人之兵虽多,亦奚益于胜哉?”
  (8) 蝉联。蝉联的运用进一步突出了事物之间的有机联系,深刻反映客观事物相辅相成、互相依存的辩证关系。如:“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
  此外,《孙子》在遣词造句中,常常将几种修辞方法集中在一起运用,这更加增强了语句的形象性。如:“善守着,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本句既有对偶,又有夸张。又如:“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本句交叉使用了比喻和排比两种修辞方法。
  《孙子》中的运词炼字,完全是为表意服务的,做到了“言志”“明道”“尚用”,绝非刻意求工和玩弄辞藻。因此,它能做到新而不僻,熟而不俗,奇而不险,警而不怪,熔文言与口语于一炉,雅俗共赏。
 

 
6. 言有不及,立象尽意
 
  《孙子》的“意象”美。《孙子》在表述军事思想的时候,不仅语言清晰、准确、深刻、严密,充满唯物和现实精神,而且还处处体现出意象、形神、玄妙之美,给人以诗的质感。这一点,对后世兵家、学界有着深远的影响。
  意象,是中国古典美学重要范畴。《老子》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二十一章》)这说明“道”“物”“象”有着密切的关系,“道”在恍惚变化中产生了“象”和“物”。《易.系辞上》说:“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系辞焉以尽其言,变而通之以尽利,鼓之舞之以尽神。”这里是说,语言不能把事物的意思(意味、意旨)完全表达出来,因此需要“立象以尽意”,以形象来表述那些难以言传的意向情感。
  《孙子》在论述某些用兵谋略时,即通过人们所熟知、所理会、可以具体感知的形象,表达其用兵谋略的深奥智巧。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九地之下”言其深密,“九天之上”言其威猛。前者比喻“善守者”防御时隐藏兵力之巧妙;后者比喻“善攻者”进攻时展开兵力之神威。两种形象都极其鲜明生动,一喻胜千言。又如:“胜者之战,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谿者,形也。”“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用“千仞之谿”“千仞之山”来形容其实力之雄厚和势位之凶险,一听便了然于心。再如:“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风、林、火、山、阴、雷均为大自然存在的事物现象,人们对它们非常熟悉。《孙子》用这些自然存在的事物现象形容军队行动:迅速时如疾风般迅猛,稳扎时像É林一样严整,攻击时像烈焰一样凶猛,防御时如山岳一样岿然不动,隐蔽时如阴云蔽日,冲锋时如风举雷动,所用的比喻无不惟妙惟肖。
以鲜明、生动、形象的语言比喻深奥、丰富的用兵道理,使人对事理可感可知,就是《孙子》的表达技巧。人们从直观可感的生动形象中,体会到《孙子》用兵之玄妙,这就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立象以尽意的妙用。
 

 
7. 饱含诗情,铿锵悦耳
 
  《孙子》语言的诗意美和音乐美。人的气质和创作天赋是产生伟大作品的决定因素。孙武生活在春秋时代,处于思想解放、百家争鸣的大氛围之中。他以强烈的进取心积极入世,以辅王成霸的自信心和自豪感紧扣时代脉搏而立言,所以其兵法中充满了激情和诗情。孙武生长于齐国这个学术文化中心,受环境的陶冶,奠定了学术文化基础。到吴国后,又汲取南国文化精气,引发出超越时空的思考,锻造出蔚为大观的十三篇。在显名诸侯之后,又不知其所往,显示了他性格的超然与飘逸。可以说《孙子》是他现实追求与浪漫气质相结合的产物。
  中国自古就讲究“诗言志”。孙武也是“言志”的,“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就是其豪情壮志的集中体现。孙武也“志于道”,即探索用兵治军之道、生死存亡之道,在战胜攻取上一展自己的抱负。孙武能做到取诗意而入兵法,就是由于这种气质所决定的。
  拿《孙子》与《诗¾》中军事题材的诗篇相比较,它们所包含的“慎战”“常备”“造势”“夺气”“贵谋”“奇正”等思想精华,决无二致。在诗体风格上也如影随形。《诗¾经·大武》:“玉旅啴啴,如飞如翰,如江如汉,如山之苞,如川之流。绵绵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军争篇》:“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不管是以《孙子》解释《诗¾》,还是孙武移《诗经》入兵法,都显示了孙武的诗人气质,也显示出《孙子》的诗情诗意和铿锵悦耳的音乐美。
 

 
8. 玄妙神奇,变化无尽
 
  《孙子》语言的“玄妙”美。“玄”是中国古代哲学中的一个概念,指变化,而且是难以琢磨的无穷变化。“玄”始见于《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里,有无同谓之玄;玄者深奥之义,玄之又玄指道的幽远深奥。
  《孙子》揭示的战争规律和战争指导规律,是通过仰观天象,俯察地形,远求诸物,近取诸身,探究神奇变化之理而获得的。通过对“道”的探究,总结出“形势”“动静”“虚实”“奇正”“阴阳”“刚柔”等战争对立变化的范畴,使人们看到了战争变化的奇妙无穷。《孙子》中,有关战争活动神奇变幻富于玄妙之感的论述很多。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天九天之上。”用“九天”“九地”的高深莫测,形容用兵之玄妙。“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这里,连用三个比喻,说明认识那些尽人皆知的东西并不足为奇,只有能见常人所未见、知常人所未知,才是真正高明之举。《孙子》还多处运用“不竭”“无端”“无形”“无声”“微乎”“神乎”“不可先传”等语汇,在于说明用兵之微妙神奇。这里值得指出的是,《孙子》运用这些语言所造成的意境,目的不在于宣扬神秘主义,而在于提醒人们用兵要慎之又慎,决策要多谋善断,认识问题要辩证思维。它给人们带来的是深入思索,而不是无可奈何。这些论述显现出的是用兵智慧的神奇、微妙、幽深,而不是把人引向十里雾中。所以,人们在从中吸取军事智慧的同时,又享受到玄妙之美、变化之美。
 

 
10. 形神交合,余韵不尽
 
  《孙子》词章的意象美。“神”与“形”是中国古典美学思想中的一对重要范畴。《孙子》提到的“神”有两种含义:一是指神灵鬼怪。如“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即是一例,这是当时普遍流行的观念,但《孙子》对此有明显反对倾向。二是指“神奇”“微妙”。如:“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故能为敌之司命。”这是《孙子》所赞赏和认同的。《孙子》中“形”的概念也有多种含义:多数指事物的形体、外部表象;有时也指用兵的方式、方法等。所谓兵法,就是对军事活动的“形”与“神”的认识和表达。《孙子》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把两者完美地融合为一体,即把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熔于一炉,也就是《诗经》中常用的比兴手法。如“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激水之疾,至于漂石”“势如彍弩,节如发机”“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等等。山水、雷电、弓弩、风火等自然物象,都成了它阐发用兵机理的媒介。有形的事物与无形的神韵,相即相离,若即若离。可以说余韵无穷,相得益彰。《孙子》“神形”的妙用,可以说出神入化,使人感到用兵既是用力,又是用神,不仅是有“形”军事实力在发威,而且有无形的“神”这个强有力的推手在掌控局面。这种意象统一的美,给人以无尽的遐想,油然进入神秘诡谲、微妙莫测的境界,从而产生以实力加神奇运用的美学效果。
 

 
11. 众长皆备,绚丽多彩
 
  《孙子》兼有先秦散文各家之长。在诸子散文中,《老子》精练整饬,有很强的节奏感,犹如优美的散文诗;《论语》精练隽永﹑温柔敦厚﹑纡徐舒缓,富于人情味,开创语录对话体的散文形式。《孙子》在这方面也有过之而无不及。最突出的表现是:
  1. 善用韵文的节奏表达战争智慧。《孙子》重在论兵,而用兵境界极为高深玄妙,语言表述要做到情、理并重,有相当的难度。《孙子》却善用韵文的节奏和韵律,道出一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境界。如:“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其语言风格与《老子》“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的诗化风格极为相似。又如:“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与《老子》的“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也极为相近。读起来也合辙顺口。王阳明曾评说《孙子》“炼字炼句,逼真《老子》书”,这是十分中肯的。
  2. 善用类似诗歌的咏叹形式,表述用兵之法。如:“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也;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表现出诗歌一样的韵味。又如:“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这段论述朗朗上口,犹如押韵的散文诗。这三十一个“也”的连用,其语气充满了一种自信与点教开拨的独特风格,与《论语》中一些语段相似。《孙子》这种语言技巧,启迪了后世一些记事和写景散文。王阳明说:“连用‘也’字,文法开《醉翁亭记》法门。”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3. 善用灵活多变的句式,表述内涵的委婉深致。《孙子》句式活泼,灵活多样,有单句成对的,也有双句成对的,也有三句成对的,还有参差不齐的长短句,整齐中有参差,平稳中有变化,形成散韵相间、波澜起伏、奔放畅达。如:“出其所不趋,趋其所不意”是单句对句。“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是双句对句。“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是三句对句。各种变化句式,读起来如珠落玉盘,玲玲盈耳,既简短有力,反复开阖,尽顿挫之妙,又流转自如,充满音乐之美。
  宋代学者李涂说:《孙子》“一句一理,如串珍宝,珍瑰间错不断,文字极难学,唯苏老泉(苏洵)数篇近之”。宋人郑厚也说:《孙子》“其词约而缛,易而深,畅而可用,《论语》《易大传》之流,孟、荀、扬诸书皆不及也”。日本学者坂井未雄说:《孙子》“字字句句,古色可掬,令人宛如对名手之古画般的美感快感”。这些评论,十分精当,道出了《孙子》在语言运用上所取得的成就。
 

 
12. 真善全智,千古一誉
 
  《孙子》高雅的审美追求。千百年来,《孙子》一直被人视若艺术珍品,甚至出口成诵,就在于它集真善美于一身,为人们提供了无尽的美的享受。《孙子》审美追求的高尚、完美,可以用“真”“善”“全”“智”四个字来概括。
  所谓“真”,就是它以一片真诚,运用朴素的辩证法思想,从现象到本质较深刻地揭示了战争规律,把自在之物化为为我之物,将真言、真知、真理和盘托出。《孙子》初一问世便折服了吴王,流传后世则折服了历代兵家学者。它的真知灼见、名言警句,俯拾皆是,它所抽象概括的战争规律和用兵Ô则,诸如:“兵者,国之大事”“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先胜而后求战”等等,至今闪耀着真理的光芒。这是《孙子》的理性之美。
  所谓“善”,表现为务求“成功出于众”。“善用兵者”“善战者”“善攻者”“善守者”“善动敌者”“善出奇者”,等等,几乎成了口头禅。而且每论一“善”,并不是虚悬一格,而是分别列出“善”的标准,甚至包括达善的路径。这既是它战争指导上的追求,也是它审美理想的追求。《孙子》所追求的善有大小之别、层次之分,而其追求的总目标和终极目标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称之为“善之善者也”。这里蕴含的是大善大爱,这种人文关怀,更透露出《孙子》的心灵之美。
  所谓“全”,就是保全,包括“全国”“全军”,乃至“全敌”。《孙子》一书中多处提出“全”的概念,比如:“安国全军”“胜乃可全”“自保而全胜”“以全争于天下”“兵不顿而利可全”,等等。这种全胜思想或称全胜战略,是它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即“不战而屈人之兵”“兵不顿而利可全”。兵法是制胜的学问,首先追求的是成己之美,但也不能无视成人之美。这在表面上看似矛盾,但本质上则是统一的,在理论上又是不可或缺的。一切的战都是为了和,这更强烈地表现出《孙子》的兼爱之美。
  所谓“智”,就是尚智贵谋,倡导用兵任智而不恃力。《孙子》处处闪耀着智慧的火花。它以智为美,认为将领应具备五种美德,“智”为五德之首;军事对抗中应该“上兵伐谋”,表现出直面现实而又不放弃理想的审美观点。尤为可贵的是《孙子》尚智的核心是提倡创造。它所倡导的是“动而不迷,举而不穷”“战胜不复”。美离不开创造,创造是美的灵魂,创新不仅是实用的需求,也是审美的追求。《孙子》所称颂的又是“无智名,无勇功”。把这一系列超凡脱俗的理论诉求联系起来,可以看出《孙子》的超脱之美。
  综上可见,“真”“善”“全”“智”就像血肉、神经、肌骨一样,构成了《孙子》这一有机美体。人们欣赏它,体味它,从中寻绎的是刀光剑影的远去,伴之而来的是和谐圣光的烛照。
 

 
13. 阳刚阴柔,相映生辉
 
 
  《孙子》阳刚阴柔兼备的艺术造诣。阴阳、刚柔观念是中国古典美学的哲学基础,阳之刚和阴之柔也就成为中国古典美学的审美取向。人们从自然和社会的一动一静、一起一伏、一隐一现、一阴一阳的生动气韵中寻求美的真谛,也就成为中国传统艺术和美学的意趣。
阳刚是一种壮美,表现为雄伟、宏大、威严、激情、飞动等情状;阴柔是一种温和美,表现为纤细、优柔、清幽、娴静、安逸等情状。一切军事事物也无不具有这两种倾向,因此《孙子》揭示军事规律越深刻、越详备,这种审美色彩也就越浓厚。大者,至大无外,“国之大事”“以全争于天下”“天下之交”“天下之权”“三军可夺气”“道天地将法”,无所不包;小者,至小无内,“微乎微乎,至于无形”“神乎神乎,至于无声”“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无罅隙之遗。不仅从总体上让人感受到“动于九天之上”阳刚之美和“藏于九地之下”的阴柔之美,就是在一些具体用兵方法上,也同样使我们得到二美兼得的意境。如“其疾如风,其徐如林”“难知如阴,动如雷震”“以治待乱,以静待哗”“以近待远,以佚待劳”“始如处女,后如脱兔”,等等。一张一弛、一纵一收,无不笼罩在这两种美的氤氲之中。
  清人姚鼐评说优美的文章意境说:“其得于阳与刚之美者,则其文如霆、如电、如长风之出谷、如崇山峻崖、如决大川、如奔骐骥¡¡其得于阴与柔之美者,则其文如升初日,如清风、如云,如霞、如烟,如幽林典涧,如沦、如漾,如珠玉之辉¡¡”(《惜抱轩文集·复鲁絜非书》)这段话简直可以说是直誉《孙子》的,其语言也可说是受启于《孙子》。